红晓_搬砖路上与你温馨相伴

三过热圈而不入
码字随心,更新随性。
间歇性勤更不辍,持续性混吃混喝。
吹爆东神亚洲三巡呜呜呜太好看了呜呜

【林秦】江湖路远(五)

我就知道五章完不了,果然打脸了。
前文见tag林秦 江湖路特远
双更1/2
预警:此更我女儿戏份特别多。。。sorry。

(五)
次日,卯时。
千意楼。

“我才送走一个,又来一个。”楼主嘟囔着,看了看站在自家荷花池里的男人。
看似普通的荷花池内却是暗藏着梅花桩,楼主在楼上看着秦明站在梅花桩上,在荷叶的掩映下倒像是直接站在水面上一般。不由暗叹这秦明果真是谪仙一般的人物,怪不得林涛这么死心塌地。

于是她飞身而下,一身红衣落在池中,像是提前盛放的红荷。

秦明睁开了眼睛,向她颔首:“红楼主。”
楼主歪歪头说道:“秦大侠是来谈生意的。”

秦明皱起了眉头:“我不知道这算是生意还是请求。”
他又抬起头来,语气诚恳:“我想入千意楼。”
入千意楼,便可请楼主帮一个忙,只是事后身家性命全都归了千意楼。

把师门名声看得比天还重的秦明都这样了,怕也是对林涛一往情深。

“不行。”
楼主一脸正直。

要是让林涛知道了秦明入了她的地方,还不生剥了她。
再者秦明百毒不侵,自己的蛊虫还没靠近他就已经开始躁动,只有站在水面上冲淡了秦明的气息,才勉强能控制。
就算自己把蛊虫给秦明喂下了,也不知道能撑多久。
自己倒是想啊,还多了个牵制林涛的机会。可是秦明就完完全全是出来克她的。

要不是因为和林涛交好,她也是乐于看到眼前的处境。
可是现在自己也是和林涛一条绳上的蚂蚱了,林涛的死穴又是眼前这位克星。

楼主愁,都要愁死了。

这一个二个都还要来烦她。

“红楼主……”

楼主摆摆手:“白夫人。反正账我最后一起算在林涛头上,你说吧,你想要什么消息。”
她看见秦明皱了皱眉头。
我还没生气呢,你倒是先心疼起你家林涛了啊。
楼主腹诽。
不过秦明倒是开口了,打断了她的思绪:“两件事。”

“一是拦住林涛,然后把这封信交给他。”
他葱白的手指间夹了一封信,写着“林涛亲启”。

她刚刚说什么来着,遇见这两个人没有好事。

“你知道,林涛要我做什么吗?”她望向秦明,“林涛要我拦住你。”

这下好了,把这两个人都拦下算了。
秦明挑挑眉:“你拦不住我。”

是了,她善毒善蛊,武功还真不怎么样。也没有武功好到不伤着秦明就能把他拦下来的人。
还没等她再说什么,秦明却说话了:“不过我暂时不会走。”

楼主这才摸摸下巴,暗自猜测到了秦明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说,要我拦住林涛不来这里找你?”
秦明将信扔给她,接着说第二件事。

“这第二件事就是,还请白夫人放出消息说我还活着,说我杀死程贺就是为了嫁祸给林涛。”

楼主身形一晃。
她深吸一口气对秦明说道:“道理我都懂,可是阁下这是想看林大侠血洗我千意楼的意思吗?”

“大宝会拦着他的。”秦明轻飘飘地丢下一句安慰的话。

怎么的我该说谢谢吗?

楼主一咬牙摇了摇铃对赶来的侍女说:“带秦大侠去沐浴休息,务必让他感受到宾、至、如、归!”

语毕没再看秦明,飞身上楼换了身衣服准备去“拦“下急得团团转的林大侠。

秦明这才看向刚才一同到来的白衣女子。
“那么还请副楼主告知在下,目前有哪些人可能接触到了宸炤心法?”

花红柳绿,又是明艳的春天,万物复苏,生机勃勃。
只是不知道明月又何时照我还?

“你又不是不知道有多危险,你就这样让他走了?”林涛问道。
大宝回答道:“他是我师傅。”
林涛怒了:“那他还是我师哥呢!”
大宝也怒了:“我相信他走的时候带了脑子的!你先把剑给我放下!”
架在大宝脖子上的剑是一把非常美的剑,古朴的剑柄雕刻着肃穆的花纹,剑身寒光闪闪一看就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剑。
而架在林涛脖子上的剑也是把非常漂亮的剑,不过是指在审美上,白底银纹,还挂了剑穗。
“那你先放啊!”
大宝风雨不动安如山:“不行!我打不过你,我要是放了你就跑了!”

林涛无奈道:“那你怎么不相信我也是带了脑子的啊?”
“不信!”

“那大宝姑娘不如信我。”千意楼楼主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与之而来还有一股冷香。

她插着腰围着瘫倒在地的两个人转了一圈,最后笑着问道:“怎么样?你们两个冷静下来没?”
两个人赶紧点头。

“你家师哥有封信要我交给你,你起来之后不要激动啊,不然我不会把信给你的。”说完她就转身走进了客栈。
“阿夜,把他们扛进来!”

林涛和大宝面面相觑。
然后等着阿夜把他们两个人一个一个扛进去。
不过介于林涛太重了,阿夜拦腰好几次都抬不起来,最后是拖进去的。
等到林涛感觉自己四肢能够动弹了,他发现大宝还是摊在那里放射“你敢去你就完蛋了“的眼色。他倒是可以就这么大大方方地走出去。

但是那封信……
他脚步一顿,手从门上移开,走上了二楼。

早晨才摘的野菜取了菜心剁碎,过了道油就能摆盘。
桌上也就摆了这么一盘菜,两副碗筷而已。
楼主看他上来了,收回朝外望去的目光,开口说道:“当年还不觉得,倒是现在什么雕盘绮食都吃过了,却想念起这些山间的野味来。”
她又垂下眼来,看着手里的茶笑着说道:“明明茶也不是什么好茶。”

她拿出信交给林涛,嘱咐道:“这步棋你别走错了啊,不然最后就像我一样,连个陪着吃茶的人都没有。”
林涛也郑重地回答道:“我会的。”
之后他收了信,向楼主一抱拳准备离开。

“秦明让我拦住你你知道吧。”
“猜到了。”
林涛还是打算离开。

楼主打了个响指:
“那还不给我坐过来。”
林涛发现自己不由自主就走了过去。
“等等等等,把你身上的灰先拍干净!”

“林涛亲启“
“师弟
见字如吾。
陈如汝见,此番动荡皆因吾而起,寻吾而来,势必因吾而终。眼下之际,唯做与汝不合之势,此一时吾明汝暗,而幕后方可勘探。……以命托之,望君珍重。“

林涛垂下眼眸,细细抚摸着秦明的字迹。

楼主用茶杯挡住嘴唇小声说道:“还有刚才阿夜塞给你的瓶子,里面是秦明留给你的指尖血,放在身边可解百毒,喝下便可解蛊。“
林涛手指抖了一下。
楼主又喝了一口茶:“信若是看完了,就烧了吧。不过万万不可急躁,现在你师哥的命可都挂在你手上了啊。“

林涛温柔地看着信纸,语气柔和:“是啊,他还等着我接他回家。“说完,那张信纸就被他用内力震碎。

“接下来千意楼就会放出你师哥还活着和刺杀了程贺的消息,你自己也做好准备。“楼主顿了顿说道:“但是你也知道,我千意楼和衡山派都是你的盟友。“
他们都恨不得把白道的浑水搅得更浑才好。
林涛点头:“此事之后,我再和你与楚严共饮道谢。“

楼主笑着挥挥手:“小事,小事;你多整治几个武林白道,把地界分给我们就好。“

林涛失笑,内心也不由得生出些许豪情来:“七年之前我不过初出茅庐的无名小辈,不足挂齿;而今千意楼也好,衡山派也好皆与我为盟。我倒要看看,还能有谁能伤得了我所爱之人!“

吃完这道小菜,千意楼楼主也起身来,嘴唇微动:“既然要做戏,那就要做足了,该是闹出矛盾的时候了。有什么消息我会让唐堂主交给你。“然后她一抱拳对林涛说道:“就此别过。“
“那林涛就静候楼主佳音了。“林涛笑了起来,笑得很讽刺,就像是交易没做成一般。

楼主拂袖而去。

大宝揉着胳膊上来就正好遇见楼主下楼,又想起刚刚被毒倒的恐惧赶紧躲开,凑到林涛身边:“怎么样了啊?她说了什么啊?“

林涛似笑非笑地望向大宝。
“她说,程贺是秦明杀的。“


TBC

没大纲的问题就是
我都不记得boss是谁了

评论(1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