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晓_搬砖路上与你温馨相伴

一个小透明,林秦无差【欧美圈:红晓_查无此犊】
入了明道和王鸥的股,等涨

【林秦】江湖路远(四)

我原来有原创武侠的脑洞,所以嗯。。要是多年之后你们看见有重名设定也一样的 那多半是我写的。
没错!千意楼楼主就是我的大女儿!

之后的剧情就真.好猜了。。。
【听电音码这种文的大概也只有我了。。】

(一)  (二) (三)

(四)

燕子来时新社,梨花落后清明。
草长莺飞,端是春日景色。

离启程向千意楼出发也有三日了,路上少不了大宝和林涛的擦科打诨,但是两个人也像是有默契一般,对于七年前的事情一个不问一个不提。

或许只是在等一个契机。

就像这整片江湖一样,表面波澜不惊,实则暗潮汹涌,等待着一个信号,然后掀起巨浪。谁也不知道谁会是最后的赢家。

而身处风暴中心的林涛却像是一个没事人一样,一路上吃吃喝喝打打闹闹,好不快活。
秦明想到这里就忍不住捂了捂脸。

林涛这时也正好转过身来看着他。

他把脸又转了回去。

他到底有没有考虑过现在的状况,秦明在心里有些生气,于是在三月春光里林涛也感受到了正月的魅力。

林涛一拉缰绳迎难而上,靠到秦明身边把方才折了一半的柳条戴着他头上,一边对他说:“明天就要到千意楼了,你是想早上去呢,还是中午吃了饭去?“

“我想你走快一点,今天酉时之前赶到。“秦明扯扯嘴角假笑了一下,扯下柳条又往林涛脸上扔。

林涛抓过柳条装模作样叹了口气:“唉,我这不是想和你多待一会儿嘛。”
秦明眯了眯眼睛,看了林涛一眼。

林涛也看了回去,面上带着笑意。
当林涛正经起来的时候,倒真的是器宇不凡,丰神俊朗,一派大侠风范。
真好。
秦明想,就是这个人,他想护他一辈子,让他永远都这样鲜衣怒马意气风发,踏尽红尘紫陌,看尽长安花。

他这个决定做得很快,行动起来也很快。晚上的时候秦明就把大宝叫了过去。
男人第一次在大宝面前换下了官服,换上了一袭青衫,他闭着眼睛坐在桃树下,手边放着一杯清茶。而等大宝在身边坐下了他也没有说话。
倏忽之间一阵风刮过,树上的桃花慢悠悠飘下几瓣落在秦明的身上,桃红的花瓣附在他的青衫上在月光下犹如鲜血,这时秦明睁开眼睛,开口了:
“你不是好奇七年前的故事吗?我告诉你。”

他平静而又缓慢地讲述着整个故事,像一个局外人一般。
“我母亲是魔教圣女,三十年前在扬州偶遇了我做仵作的父亲。母亲不顾反对嫁给了我的父亲,只有几个江湖上的好友还在走动。你知道圣女为什么叫圣女吗?”

另一边,林涛换了夜行衣偷偷摸摸翻出窗外,一路向千意楼奔去。

“因为她们这一族的人,百毒不侵。”

林涛脚步轻点,在楼宇之间跳跃,这时他赶路的速度不知比白日里骑马快多少倍,不出一盏茶的时间就赶到了千意楼门口。
千意楼虽说是一个组织,但是起家的地方的的确确就是一座楼。
而和所有贩卖消息的地方一样,千意楼的外壳也是风月无边的场所,此时正是千意楼生意最红火的时候,风情万种的女子虚倚在栏杆上看着来往的行人,欲语还休。
千意,千意,名字倒是取得直白,爱恨痴憎,千种情意,都在这里汇聚。

林涛走到门口对门边的女子一笑,要是忽略了他那身夜行服,倒是仪表不凡,风流倜傥。
女子红了脸,移开了眼,垂下眼眸回了声“公子”。

林涛抱拳向她说道:“在下姓陈名渊,字得雪。麻烦姑娘通报一下你们楼主,就说我有事找她。”
女子颔首:“公子请跟我来。”
这回倒是林涛不明白了。
穿着鹅黄襦裙的女子带着他穿过大厅和回廊,四周便一下子安静起来。她转过头来好心地解释道:“楼主之前吩咐过,若是一个像阿黄的人来了,就带他上去。”

阿黄?
林涛顺着女子的眼光往池塘边一看,一只黄色的大狗正趴在那里巡视自己的领地。
林涛摸了摸鼻子。
楼主真的是一点都不友好哦。

女子在一座小楼前停下:“楼主就在楼上,还请陈公子自己上去。”
三层楼高的小楼上一身红衣的楼主靠在最高层的窗后笑眯眯地向他招招手。
林涛点点头,一跳脚步虚点几下就顺着楼主让出的位置进了屋。
“林大侠还是不喜欢走寻常路啊。不知林大侠要沉什么冤得什么雪啊?”女子微微一笑,“我可是都按你说的办了啊,报酬呢?”

林涛也坐下看向窗外的那池荷叶和趴着的大狗。
还不是开花的时节啊。自己是有些心急。
他斟酌着开口:“霍羽呢?”

楼主一只手撑着下巴,歪头望向林涛貌似天真地说道:“死了呀。”
林涛挑眉没有说话,身上的气势却要将女子压得喘不过气来。
女子挥挥手,抱怨道:“你们这些人啊,一言不合就开始生气,真的是一点玩笑都开不得。”她自顾自地喝起茶来,丝毫不被林涛影响。
“要不然怎么说关心则乱呢,你家霍羽好好的在楼里躺着呢。”
林涛这才放下心来,松了一口气。
楼主歪头瞧着林涛又补充道:“阿烟说他演得好差,要是被秦明发现了可不关她的事。”
林涛无奈地看了她一眼。
这倒是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

“不过讲真的,真的骗得了你师兄吗?”

想到秦明,林涛不禁笑了笑摇摇头:“骗不了,只是一时应急罢了,一天内发生那么多事,紧接着又带着他在路上绕,我了解他,这一路上他思考得多是我如何应对才好。但是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发现这是针对他而来的。”

幕后之人很清楚,如果林涛想要证明程贺不是自己所杀,势必要将秦明还活着的消息暴露出来,而就算林涛和秦明情深义重,硬是要将罪名背在自己身上,不放出秦明的消息,将程贺的尸体扔到秦明所在的衙门附近,各路门派也势必会把视线放在这个小衙门上,距离秦明“过世“也不过短短七年,认出秦明是早晚的事。

所以林涛才在事情发生的第一天就找到千意楼设这个局,让霍羽来衙门找自己,又让千意楼的人假意要刺杀霍羽嫁祸在自己身上,一方面让秦明觉得凶手的目的是林涛自己,一方面又可以找到机会让秦明离开衙门远离尸体不让曾经见过秦明的人士发现他。

可谓是用心良苦。

“你也就是欺负人家多年不问江湖事,不知道你和霍羽暗通曲款已久。”千意楼楼主哼了一声,“但是其他人呢?你这样一做岂不是更像是贼喊捉贼,我千意楼是想和下一任武林盟主合作,而不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女子敲敲桌子道:“林大侠,你的野心和耐心呢?”

林涛没有说话,一时间只有风穿过树叶的沙沙声。
“那是秦明。”
最后林涛说。

“还有啊,我和霍羽那叫志同道合,我和你才叫暗通曲款。”林涛丝毫不被对面的白眼所影响继续说着,“你要的报酬,我可以现在告诉你,他说他反正不在塞外。,而另外一样东西……“
“不帮。”楼主打断他的话,“你就是把那个在塞外放羊的人带回来我也不帮。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我千意楼向来不做!”
既要挡住外面的人,又要拦住秦明不去找林涛,这么麻烦的而且里外不是人的事情他们才不做。
林涛胸有成竹地笑了:“你会帮我这次的,你又不傻。之前你明知道我把我师哥骗出来之后会带到哪里,你还不是帮我骗他了?”

楼主默然,再开口时语气不再轻佻,反而是十分严肃与郑重:“林涛,我知道你要做什么。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要是就这样贸然担下罪名,失去了成为武林盟主的资格,没了和我交易的资本,我千意楼又为何要帮你?”
“那倒不一定,我猜那人绝对没有算到我带走了师哥,还出来承认罪名否认他还活着的消息。他处心积虑设的局一下子被我不按套路打乱,再来补救肯定是要露出马脚的。”

楼主看了林涛一眼,眼中写满了“你就骗你自己吧”的鄙视:“反正我这边也会继续查下去,毕竟能接触到宸炤心法的人不多。你师父那边的消息明天也会传回来。”
“多谢。“林涛诚心实意地道谢。

楼主叹了口气,摇摇头:“一个情字,竟是把蛟龙困进了手心。”
林涛耸耸肩,他林涛此生浪迹天涯也好,追名逐利也好,所求不过一人,求他无忧无虑,长命百岁。

“如果我最后洗清冤屈,我们之间的交易自然作数;如果我最后死了,”林涛顿了顿,“就当是我的遗愿吧,做了这么多年的朋友,这点遗愿帮不帮忙实现啊?”

楼主红袖一拂,顿时林涛脸上茶香四溢。
她面无表情地回答道:“我千意楼没有朋友,只有交易,还请林大侠保证交易必会作数。不过既然林大侠将最重要的人放在我千意楼手上,林大侠要死要活还是会好好掂量掂量轻重对吧?”

“七年前我师哥被半个武林围攻迫不得已跳崖,铃铛因为帮他而被逐出师门,最后死不瞑目的时候是我去收的尸。当时我就想,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也挽救不了什么了,只有尽自己的大的能力不让像师哥和铃铛一样的悲剧再发生。所以我下了山,我去结交五湖四海的江湖人士,我要去当武林盟主,不自量力想要给有赤子之心的人一片净土。”

“但是后来我找到师哥了,但是现在他又要被卷入这趟浑水之中了。”
林涛笑了笑,站起身来,背对着女子嘱咐道:
“照顾好他。”

“白夫人,珍重。”

一阵风后,桃花慢悠悠地落了下来,飘到了阿黄的鼻子上,害得它打了一个喷嚏。
女子这才回过神来,小声地嘟囔着:“就是因为认识了你们这些狗崽子,我才会老得这么快。”

秦明问大宝说你恨我吗,我害死了你的师姐。
大宝摇头,她说铃铛师姐是被名利和贪婪害死的。她做了任何心里有正义的人应该做的事。
而现在轮到她了。

秦明按下她手里的剑。
他说不,你现在要做的是帮助林涛。

再然后秦明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地走了。

等林涛发觉,已成定局。
一夜之间天翻地覆,巨浪呼啸。

TBC

其他及目录:红晓的杂货铺

评论(10)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