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晓_搬砖路上与你温馨相伴

三过热圈而不入
码字随心,更新随性。
间歇性勤更不辍,持续性混吃混喝。

【无差】Answer Me (六)

已经懒到不想做链接了

剧情剧情全是剧情,困到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

ooc

bug多,我会经常偷偷改的【小小声


 

那个苹果当然不是秦明拿手术刀给林涛削的。

首先,手术刀不能拿来削苹果,那怕有这个技术也不行;其次,等到林涛出院他都没有在见到秦明。这其中当然并没有暗示秦明来了就会给他削苹果,也没有暗示秦明习惯随身携带手术刀,并且爱好用手术刀切一些不应该用手术刀切的东西。

另外,他也没有见到吃完他果篮就给他剩了个苹果的手下们,导致了手上还绑着纱布的他是连皮啃的,连带着他鼻子上的淤青,疼得他眼圈都红了。

林涛超怕疼,还怕黑,以及老鼠,可能连国产鬼片都怕。可能因为他怕这些,所以他成为了最年轻的刑警大队的队长,他比任何人都了解如何与心底有恐惧的人打交道。当然了他还是一个缺乏关爱的小伙子,所以他出了院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去局里“质问”怎么没人来找他,给他温暖的慰问。

 

当他走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他就知道为什么了。

 

一片水深火热,小黑匆忙之中看见了林涛不再青紫交加但开始泛黄的脸,连亲切的笑容都失去了。他疲惫地从桌上翻出一份文件递给林涛,说道:“林队你来上班了?这个是资料,你看一下吧。”

不,我还在休假,我走在路上招出租车他们都担心我会伤口崩裂然后死在他们车上。

在我说完我要去公安局之后他们还会“委婉地”请我下车,直到我最后不耐烦的把证件拿了出来才坐到车。

林涛在心里吐槽着,手还是正直地翻开了文件。

 

他的眉头逐渐皱了起来。

 

时间拨回三天前。

 

秦明接到小黑电话的时候正好是勃兰登堡协奏曲第三章略过于欢快的快板,他和打包好的行李准备回他任职的城市。他还没在这个城市停顿下来,他最近在摇摆。其实早在三个月之前他就提交了申请要调回自己的家乡城市,因为那个时候他还没有想到他要面对林涛,如果他知道林涛在这里,他一定不会这么做。

他还没做好心理准备来面对林涛,如果可以他一辈子都不想再面对林涛。

 

如果他还想回来,他就得和林涛搭档。

他必须得回来,父亲的事就是他心里的刺。你看,童年是刻画一个人最佳的时机,足矣让一个皮的惊天动地的男孩,变成一个喜欢问尸体问题的社交困难户;主要的困难就在他根本就忘记了人类是群居动物这件事上。

 

他看不见生活了。

他曾看见过一次,不过……

 

小黑的声音代替了圆号小提琴还有双簧管,嘈杂且焦急:“秦法医你出发了吗?市东发生命案,但是韩法医被那边的案件困住了还没有回来。”

秦明皱起眉头来:“确定是案件了吗?”

小黑的声音也很愁:“小赵是这样说的,但是您也知道他才刚转正,他怕漏下了现场细节,想等您来看看再抬走。”

“不过很明确是案件了。”小黑吞了口口水,看着地上被捅了十几刀的尸体。

秦明捏捏鼻梁:“我马上就到。”

 

他心里某一处知道可能他再也走不了了。

 

“今早邻居报的案,”小李站在警戒线前对秦明解释,作为副队的小黑现在正在被征用的邻居家汇总信息,“显然死者家门大开到了能看见她躺在血里的程度。”

现场说实话,乱糟糟的。

若说的再生动一点,就是宛若台风过境。女人倒在血泊里,身边是倒塌的书架凌乱的书籍杂物。

秦明的直觉告诉他这是熟人作案,但是他并没有开口说什么,更多的信息都藏在尸体里,只有那个时候他才能得出结论。

但当他问等在那里的小李有没有财务丢失时,她的回答是:

“有,现金,钱包,表,戒指统统都不见了。”

 

秦明挑起眉毛。

小李又皱着眉补充道:“现场被拖过了,至少没靠近尸体的地方拖过了,他应该是从大门走的,拖把就放在门口。”

 

这些证据都指向了是一起见财起意的谋杀,但如果是流窜作案,就变得非常麻烦了。

秦明摇摇头:“不一定,他不想留下脚印,说明这个人知道警方能通过脚印找到自己。”

小李沉吟了一下:“希望如此,但有可能是有记录在案的。”

秦明插着腰望了望四周,接道:“不无这种可能。”

得知秦明来了而走进来的小黑听见秦明的话之后发出了痛苦的呻吟,林涛不在,他身上的担子就更重了。

 

秦明说完就蹲下来看向尸体,死者表情震惊,似乎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就这样躺在这里,和这个世界再无关联。

没有痛苦的表情。

秦明皱起眉头来按了按死者的头部,听见了“擦擦”声。“有骨擦声,存在严重颅骨骨折。后脑没有创口,她是被人从身后袭击的或者自己摔倒的,原本应该是卧倒在地,她被翻动过了,或者还有意识将自己翻了过来。不过从表情上来看应该是犯人翻动的。”

他看了看死者的角膜又搬动了一下她的关节。他看了一眼刚转正的法医。小赵立刻回答道:“角膜清晰,尸斑不明显,尸僵在关节处已经出现,因为大量出血的缘故,大致推断死亡时间在六个小时左右。”他看了看这个刚清醒的城市,说道:“就是在今天凌晨一点左右。”

小赵继续补充道:“身上一共十处刺伤,胸部四刀,腰腹六刀,创口长度大概在三至四厘米,所以应该是四厘米的锐器刺伤,具体是单刃还是双刃还要等回去检查创角。”

 

秦明点点头:“对于尸体究竟有多少处刺伤还不能就这样确定,不过尸表检验大致就是这样,现场已经被破坏了,但是最好是能找到她倒地的原始位置,这样确定犯人的体型有所帮助。”

 

侦查员点点头,又忙起来。

 

“现场固定好了就带走,回去开颅确定主要死因是锐器刺伤还是脑部损伤。”秦明皱着眉头说。

秦明一想到林涛还躺在病床上啃苹果就更不开心了。

 

毕竟剃头发刮头皮开颅骨都不是什么很省力的事。他还得看着没什么经验的法医完成工作。

 

刑警队也是一团乱遭,但就算是这样也没有人去通知林涛,因为他们知道,只要一告诉林涛,他就是坐着轮椅也来了。林涛对于自己的队伍控制欲还是很强大的,就像他们都是只有三岁,没了林涛就很容易垮掉一样。身上那种鸡妈妈的气质一览无余。

他们也想试试在没有林涛的情况下自己的工作能做到什么地步。反正最后他们的队长一定会回来的,指导他们。

所以等林涛开始阅读整个案件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三天。


TBC


专业部分都来自秦叔的书,不过是哪几个案子要这个案子完了才能告诉大家哈哈哈。


评论(10)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