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晓_搬砖路上与你温馨相伴

一个小透明,林秦无差【欧美圈:红晓_查无此犊】
入了明道和王鸥的股,等涨

【林秦】You're the one.

一发完,温馨向。
抱着每次都是涛涛先告白,这回我要做不一样的烟火的想法写了这篇。。。结果。。。
秦明表示他也是很会撩的。
学好英语是多么重要啊!
灵感来自,的的英语很好。
手机狗试试br能不能打出空格。



You are the one.
没有定语,没有状语,没有任何修饰词。
You are everything.

“他父亲的案子对他的影响真的很大。”林涛喝着咖啡盯着工作中的秦明,头也没转,对吃着煎饼果子的大宝说道。
大宝两三口解决完自己手里心心念念已久的煎饼果子,抬头看了一下出现在林涛句子的人。她脸上没什么太多的表情,只肯定地回答道:“是啊。”
后者坐在自己的桌子后面,眉尾上挑,显而易见地心情愉悦。
要是在一周前告诉大宝秦明会坐着工作的时候不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她宁愿相信索伦和小丑有一腿。

看样子父亲的死是一直萦绕在秦明心间的阴云,而现在终于是拨开云雾重见天日了。

大宝在心底感叹了一下。
“怎么了涛涛?”大宝回望林涛,用纸巾擦擦嘴,“这个时候不该庆祝一下我们要过上没有低气压的日子吗?”
她隐约觉得林涛心情不算太好。

林涛看着秦明眼神很温柔,不似原来每天跑到秦明面前找存在感,变着花样逗他开心,这两天林涛都在走温情男二路线--默默守护式凝望,加上肉麻的语气:“我很开心。”

大宝抖了抖。

能不能让涛涛走回原来的路线?
这样平静的林涛让她本能得感到有些恐慌。
好像是快断线的风筝,摇摇欲坠,要抓不住了似的。

在大宝看来秦明是越来越正常了。除了工作的时候还是那么凶以外,平时她吃点什么东西或者去其他部门溜达一圈,秦明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当知道秦明开始信访了的时候连小黑都感到了诧异。在秦明每次在把人气得半死之后,他会把求知的单眼皮小眼睛望向大宝。

闹了不少笑话,但的确是越来越好了。

让大宝感到最神奇的莫过于,一天晚上她看着电视的时间,秦明敲响了她家的门。她心里一紧,上次秦明来问她相亲还有处女的问题,都给她幼小的心理留下了小明老师都算不出来的阴影。而这次她拉开门,依旧穿着西装的秦明却提着一大堆鸡鸭鱼肉蔬菜水果站在她的面前。
袋子里露出来的半截葱为秦明增添了不少生活气息。

秦明说他想学做饭了,但是家里没厨房,想来想去就只能来大宝这儿了。
大宝看着秦明的背影,嘴里那句“你怎么不去涛涛家啊?”就想咽下去。
秦明转过头来想要生气的样子,最后不知为何还是忍住了 并且好脾气地解释了。
“你觉得林涛像是会做饭的样子吗?”

大宝秒懂。
这是秦明式傲娇。
没想到秦明也有要她教的一天,她忍不住在心底仰天大笑三声。

当然面上倒是一脸平静地点点头,她怕秦明恼羞成怒用香菜糊她脸。

大宝跟着秦明在厨房里站了一会儿,然后她就出来看电视了。

吃完饭后大宝摊在椅子上向秦明哭诉:“你真的没怎么做过饭吗?这是一个没怎么做过饭的人应该有的水平吗!”
“当然不是。”秦明回答。

大宝抬眼看他。

“这是第一次下厨的水平。”他慢悠悠地接道。
愤怒的大宝把他赶出了家门。
并且在第二天也愤怒地带上了饭盒。

“诶呦宝爷今天怎么转性自己带饭了啊?”
还没看见林涛人,他的声音就先从传了过来。大宝也没抬头,挑了片莴笋起来回答道:“昨天晚上吃剩的。”
林涛也不等她有所反应就先眼疾手快地挑起一片肉塞进自己嘴里,吧唧一下嘴,瞪大了眼睛:“嚯!好吃!哪家馆子做的啊?我们今晚去?”

大宝瞄见自己斜对面的秦明眼睛亮了亮,嘴角也隐隐有向上挑的趋势,放心大胆地回答道:“哪是什么馆子啊,哪家馆子能做出这种味道啊,这是我们秦大法医做的。”
嗯,这波马屁拍的不亏。大宝向秦明做了个邀功的表情,秦明点点头。

他们两人都没发现林涛愣了愣,脸上表情有点僵硬。

再说话的时候他已经收敛好自己的情绪,一副八卦的样子,挤眉弄眼地调侃道:“老秦昨天在你家?”

想起昨天晚上自己原本准备大展身手让秦明跪下叫爸爸,结果一不小心自己跪下叫爸爸的样子,大宝正准备回答,却被林涛打断了。

“那哎呀我就不当电灯泡了。”他摇头晃脑,溜到门口,挤出一脸贱笑,“二位慢吃。”
“啪”
门关上了。

大宝咽咽口水:“吃不?”

秦明面色铁青没说话。

事后,对当时以为秦明只是对林涛揶揄自己感到不快的大宝觉得自己还是太过天真。

林涛关上门之后也不知道自己该摆出什么表情来,自己都发现了自己找的借口有多傻,退出的动作有多仓惶。
越想越心虚,他暗自决定还是要少到法医办公室为好。

三十分钟后的案子让他又自打脸不得不走进法医办公室。

一见着他,秦明也没说话,理理衣领,挑眉看了他一眼:“走吧林队长。”

林涛赶紧给大宝使眼色,问她自己又啥时候惹到秦明了。
大宝拍拍林涛的肩膀后长扬而去:
“傻了吧涛涛,老秦没吃饭,后果很严重啊。”
他不吃饭,这能怪我吗?林涛一个人在法医室叉腰翻白眼。

心里这样想着,身体倒是很诚实地在出门的途中找自己手下那群吃货手里翻了一大堆零食给秦明带去。在看着秦明皱着眉头咬了一口士力架之后,林涛不禁感慨自己就是一个鸡妈妈命。看着秦明一脸“好干,不想吃了”的样子,手又情不自禁地给秦明端茶送水。

真是是个小厮儿命,大宝和小黑一齐摇头。
大宝心里那种怪异的感觉顿去,神清气爽。

秦明倒是接过水了之后小小声对林涛说了一声谢谢,然后也没等林涛又什么动作,自己拿起资料看起来。
一般都是等着林涛做赛前解说的大宝和准备口述事件的林涛都愣住了。林涛摸摸鼻子,也没说什么,转身给大宝解说起来。

气氛一度很是尴尬。

大宝和小黑都有了拉开车门弃车逃逸的冲动。

好在龙番三宝的名声和默契还是在的,案子在四十八小时内圆满结束,大宝回家睡了一个短觉糊弄自己身体,之后又马不停蹄地爬回办公室写报告,急匆匆的她忽略了许多生活中的小细节,这个时候的大宝也还没觉着有什么不对,每个程序都和上个案子,上上个案子一模一样。日子还是照常在过,池子的案子过后自己还是吃嘛嘛香,秦明对她还比以前温柔多了。

自己小日子过得忙碌又滋润,自然就忘记了自己曾经的难兄难弟。

等这个程序过了几轮之后,等着林涛过来张罗吃中午饭的大宝左等右等,在饿得眼冒金星的时候突然就顿悟过来了。

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在“非办公时间”见到林涛了,也很久没有和林涛插科打诨智斗妖魔鬼怪了。
最近在自己身边为什么会萦绕着黑雾突然找到了解释。

她脚一蹬,划拉椅子就漂移到秦明面前。
秦明和林涛的心情有那么些些,小小的关联,大宝在心里比了个小指甲盖。
“秦大大,涛涛最近怎么不来了?”

秦明抬起头看了她一眼。

是“我怎么知道”的意思还是“还不去好好工作”的意思啊?大宝摸摸下巴。

秦明扯扯嘴角,声音听上去有些模糊不清:“我怎么知道。“

那就是林涛抽风了。
大宝推理着。

她又问道:“那你最近怎么了啊?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难道是感情问题?

秦明眯起眼睛来看着大宝。
然而这招对身经百战的大宝来说早就没威慑力了,依旧眨巴着她的大眼睛期待着秦明的八卦。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你看,你不说啊,我就没办法帮你解决是吧,你不解决,你就心情不好。这多影响工作效率啊。“说完一摊手,转动椅子准备班师回朝。

秦明欲言又止。

大宝转身以后以龟速滑动椅子。

“因为林涛不过来。“
秦明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听到这话,大宝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发现乐高蝙蝠侠大电影里真的出现了索伦邪眼时她的表情都没现在狰狞。
她立马扑回刚才的位子:
“老秦,你知不知道你刚刚是什么意思啊!“

秦明看着她的表情,坚定而又缓慢地点了点头。

“知道就好。“大宝揉揉鼻梁。
她反应了一下。
“什么你知道!“大宝怒拍桌。

在秦明的瞪视下,大宝尴尬地摸摸鼻子坐了下来。在秦明鄙视的眼神下,她左右瞄瞄,宛若地下党接头一般,对着秦明小声道:“不,你喜欢林涛这么大的事儿你就这么轻描淡写地透露给我!我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

秦明嗯了一声。
他双手交叉在胸前靠近大宝:“那你现在有了。“

大宝翻了个白眼。
她突然想起秦明最近的反常,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那你最近对林涛那么冷漠也是因为这个?“

“冷漠?“秦明看上去有些惊讶。

大宝点点头:“你完全让涛涛失去了做鸡妈妈的快乐。“

秦明显而易见地没懂大宝的意思。

“我是说,你剥夺了林涛照顾你的乐趣。“

秦明皱起眉头:“我只是不想麻烦他。“

大宝丝毫不小声地吐槽道:“原来看你麻烦得不是挺开心的吗?“

原来是因为一心都扑在了父亲的事情上,心中郁结,看不见,也没想过身边的人,只是当做好朋友好兄弟。
而如今……阴霾过去,他才发现林涛就像是太阳一般在他身边照耀,十年如一日。隐藏在自己心中的情感早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就已疯长,友情早就变质化作了相思。

秦明抿抿唇,问道:“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我怎么知道怎么办啊。“大宝没好气地回道,她烦躁地敲敲桌子,“这么的吧,我这两天先帮你打探打探敌情。“
秦明眨巴着眼睛看着她。
“谢谢。“

秦明的感谢。
大宝觉得自己当时睁眼的方式可能不对。

不过她还是很开心地接下了这句谢谢。
“能得到秦科长的这句谢谢,也算是值回票价了。“

“那老秦你学做饭是为了。。。“大宝突然抬头。
秦明没理她。
此时无声胜有声,得到答案的大宝心满意足。

事不宜迟,充满干劲的大宝决定今天晚上就去问问。

她单手提溜着林涛的衣领,把人按回了椅子上。
“涛涛啊,我说你最近都是和哪家小妹妹们吃饭呢啊,怎么就忘记我和老秦两个革命同胞了啊。差一点你们就不用出警了,只要上二楼,你们就能看见两具饿殍!“

林涛挠头,讪笑道:“呀,这不是你们两个。“说完还挤眉弄眼地看向大宝。

大宝想起今天中午得知的惊天大秘密,浑身一抖,赶忙解释道:“我和老秦一点关系都没有,绝对没有,清清白白,浑身都散发着单身狗的清香。“

“那天只是因为老秦说他想学菜他家里没厨房,才来的我家。“大宝举起手指:“我李大宝对天发誓,我若是对秦明有一丝半点的浪漫想法立即天打雷劈。”

林涛扯扯嘴角:“不是吧,老秦在你眼里这么没有魅力?避之如洪水猛兽啊。“

大宝心想,可不是吗。
林涛又问:“那他怎么不来我家啊。我也有厨房啊。“
大宝瞄了他一眼。她隐约觉得有没有女朋友的问题好像可以不用问了。
“你也不想想你会做饭吗?“

林涛老脸一红。
他垂死挣扎了一下:“我泡面的技术还是很好的,这个揭盖的时间是很有讲究的。“
抬头却赢来了大宝鄙视的眼神。

第二天林涛又屁颠屁颠地来找他们吃中午饭了。

大宝摸了摸下巴。
果然有指甲盖那么大的联系,大象的指甲盖!

下午大宝匆匆忙忙拉着秦明讨论下一步。
“什么下一步?“秦明很漠然。
“你追涛涛的下一步啊!“
“……“秦明没说话,身子微微往前倾,默许了大宝的不务正业。

“你看最近我们和涛涛接触的时间非常少,所以我们需要找个机会多和涛涛相处!“

“我们?“秦明挑眉。
“你。“大宝从善如流。

秦明点点头。

“就比如,今天晚上的聚餐。“

惊天大消息!惊天大消息!我局黄金单身汉第一名的秦大科长今晚要来聚餐啊!
刑警队小许拿起手机向大家宣布了这条来自大宝的消息。

“不是,为什么秦明是第一名啊?我呢?“林涛一副没找着重点的样子。

“林队您第二。“小黑插嘴道。

“为啥?“

“陆小凤和叶孤城你觉得谁更有逼格啊。“
……有道理。林涛竟无言以对。
小李冲过去把小许按在桌上:“什么鬼cp,不吃。“

林涛默默摸了摸自己嘴上的胡子。

“俗话说得好,酒后吐真言,我们几个都串通好了,势必要将涛涛灌醉,之后你就暗中询问一下涛涛有没有喜欢的人。懂?“

秦明掏出手套:“几个?“

“……革命战友。“大宝扑向秦明,“我向您保证我绝无二心啊!就只是告诉他们这会要涛涛在你面前出丑而已!我发誓!“

秦明默默收回手套:“其实他以前经常在我家里喝醉。“

大宝失去说话的动力。

在秦明透露了精确的瓶数后,灌醉林涛的计划开展得如火如荼。
最后秦明获得了“烂醉如泥“的林涛一只。
尴尬地是更有审讯技巧的那位正处于问啥答啥的状态中。

大宝拍拍手:“老秦,有啥想问的就去问吧。“
林涛还配合的点点头。

秦明望向大宝。
看在看八卦的份上,大宝替秦明问了:“涛涛啊,有喜欢的人没?“

“有啊。“林涛想也没想地回答。

秦明起身准备出去,被大宝硬生生拉住,按回椅子。
“这还没问完呢,你急什么急。“

大宝觉得自己就像怪阿姨一样在套话:“那,你喜欢的人是谁啊?“

林涛迷迷糊糊地却笑起来,像是很满足一般。
“当然是最可爱的秦明啊。“

秦明耳朵刷的一下就红了。

这回他冲出去大宝就没拦他了。
满脑子都是“真他妈的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啊“。

停了一会儿,林涛自顾自地继续说着:“嗯,哪里都可爱,鼻尖的痣很可爱,嘴唇嘟嘟的,不高兴的时候恨不得把全世界都给他,每次斗嘴不管是赢了还是输了,看着他的小表情真想把他揉到怀里。“

好不容易平复心情的秦明听到这话又冲了出去。

大宝嘴都合不上了。
好刺激。
她不禁想要拉着林涛的衣领摇晃,听听是不是会传来大海的声音。
若非不是脑子进水,怎么会觉得秦明一三十而立的大老爷们可爱。

带着新鲜湿气的秦明回到椅子上,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你,为什么最近都不去找他了?“

听到这个问题,林涛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很失落。
“他好像不再需要我了。“

“自打大宝来了之后,我就不是那么重要了,当然我也为他高兴,除了我之外他终于有其他的朋友了。“

大宝赶紧摇头,努力用眼神向秦明传达着“跟我没关系“的讯号。

“而最近……最近他终于放过自己了。我很开心。现在他也在融入生活了,好多人都开始发现他的好了,可是,他再也不是我的了。“

大宝听不下去这种肉麻又油腻的话了,夺门而出。

林涛醒过来的时候,秦明穿着自己的睡袍坐在桌边,头发垂在额间,他的侧脸藏在咖啡氤氲的雾气之后,看不出表情。

“老秦……“林涛打算打破这种沉默。

“林涛。“秦明打断了他。

“嗯?“

秦明眼神有些飘忽:“我房租要到期了。我想找你合租。“
“啊?“才睡醒的林涛没回过弯儿来。
“我可以做饭。“秦明补充道。

之前觉得自己既失友又失恋的林涛终于发现自己拿的剧本好像和别人不一样了。

于是他下意识地点点头。
秦明这才松了一口气,放松下来。

他抬头瞄到自己放在书架的专辑,转头对林涛说:“你知道one这个词很特别吗?“

林涛摇摇头,静静地听秦明对他说话。

“‘one‘是一个数词,它没有别的意思,它就是‘一’这个概念,并没有实际意义,一切的‘一’都是它。数词都是这样的,它们都等于一个不定冠词加上一个普通名词,意思是说‘one‘这个词的含义是‘一‘,但是它自己本身是没有意义的,不能代指任何东西。

而当它遇上有限定意义的‘the‘的时候,它们就变成了‘the one’。就等于‘the’加上了一个不定冠词和一个普通名词,这个时候的‘one’可以代指所有的东西,an apple, a person, acounty, a country, et cetera.因为有了‘the’有了指定,‘the one‘就包含了无限的意思,但是又因为是特指‘the’,指定了一个东西。于是‘the one’就是泛指中的特指,也是特指中的泛指。它们是无限中的那一个,也是一个的无限派生。

‘the one‘可以翻译成‘万千世界‘也可以翻译成‘唯一‘。”

秦明看向温柔看着自己的林涛,深吸了一口气,抬眸对他说:“林涛。”

没有定语,没有状语,不需要任何修饰词。

“You‘re the one.“

你是唯一。
你是万千世界。

你是万千世界中的唯一,也是唯一里派生的万千世界。

You are everything.

 

END


正所谓“媳妇儿领进门,媒人扔过墙”,古人诚不欺我。
大宝摇摇头。

其他及目录:红晓的杂货铺

评论(34)

热度(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