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晓_搬砖路上与你温馨相伴

三过热圈而不入
码字随心,更新随性。
间歇性勤更不辍,持续性混吃混喝。

【林秦衍生】【谢训\羽皇】当我们谈论到爱情我们在说谁0~4

五百粉点梗文,首更七千字

都说我骨骼惊奇……能把谢训和糖堆拉郎,这回直接是谢训和羽皇拉郎哈哈哈哈哈

我说一下那个文字的事……谢谢妹子发现了我没有好好补剧的事实【鞠躬】并且告知我了剧里使用的汉字是小篆。我想了想顺便就当梗用了吧。

再次感谢妹子【鞠躬】


ooc属于我

他们不属于我

他们属于彼此


0.

“猴子要结婚了你知道吗?”

“行啊,厉害了,那小子都要结婚了。”

……

“诶,老谢,你家那只小鸽子呢?”林向宇拍拍谢训的膝盖,让这个出神的人赶紧还魂。

“啊,哦。”谢训抖抖手里的香烟,“家里有事回去了。”

 

当我们谈论到爱情,我们在说谁。

 

1.

“老天,你再怎么刁难我,我还是飞起来了。”少年心事,年少的风天逸利用自己做的羽翼飞了起来,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飞翔的滋味,像是一个堂堂正正的羽人,此刻他心中满是天空,不痛快统统都消失殆尽。

 

然而,下一秒。

“该死!啊啊啊啊”

 

他感受到了坠落的感受。

 

“主上!主上!主上,你在哪儿!”

“主上!主上!”

 

这一天,羽皇风天逸失踪。

 

虽然在第一时间内风刃将消息压了下去,然而终有遗漏,一时之内南羽都暗涌翻滚,人人自危。

 

“This is end

已到尽头

Holdyour breath and count to ten

屏住呼吸十秒临界

Feelthe earth move and then

感受地球转变

Hearmy heart burst again

倾听我心

Forthis is the end

一切早已结束

I’vedrowned and dreamt this moment

我沉溺在这迷濛梦寐

Sooverdue I owe them

那些有负人的年华流水

Sweptaway,I’m stolen

滚滚洪流将我湮灭

Letthe sky fall

当天幕跌坠

When itcrumbles

天崩地裂

Wewill ——”

 

“嘭!”

结束了一天工作正随着歌声畅游世界的谢训头顶突然传来巨响。

 

“我靠!啥子东西!”

听歌听到一半的他赶紧摘掉耳机出去,爬上天台去看什么东西砸下来了。

 

“Whereworlds collide and days are dark

世界崩毁暗黑颠沛

Youmay have my number

你可悉知

Youcan take my name

我所有的一切”

 

 

这是一个老小区了,其实自打高宝镜嫌弃了那个亭子间之后,他就发誓要努力挣钱,即使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高宝镜也和他再无瓜葛。但是身为一个男人,他也不希望让自己的女人住在那样的地方,现如今他已经出了大学,找到了工作,不再是当年那个冲动的大学生了。

 

诶,不过嘛,重庆人。

还是要冲一点才行撒。

 

才工作几年,自然也没有太多的钱,只能搬到这样的一个“古香古色”充满历史印记的小区了,还只能租押金最便宜的,最高的七楼。楼上,哦,没有楼上了,就是一个充满苔藓和废家具的天台。

偶尔气闷的时候,谢训也挺喜欢在上面抽抽烟或者什么的。

 

不过传来“嘭”的一声还是头一次。

该不会是这楼要塌了吧?

 

“哪个瓜娃子,搞啥子嘛。”谢训叼着手电筒打开天台的门。

 

漆黑一片的屋顶上,一堆白色的物体显得特别明显。

“昨天都还没得得嘛。”唯物主义者谢训慢悠悠地靠过去。

 

然而走到一半谢训就赶紧冲了过去,因为他在那一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里看见了一个穿着深蓝色衣服的人。

 

嚯哟,这是啥子哦。

 

谢训扒拉了一下那坨东西,好像是什么木制的翅膀一类的。里面的躺了一个眼睛紧闭的人。

没有提及性别的原因呢是谢训根本分辨不出来到底是男是女。

你说是男的吧,哪有头发这么长,眉毛这么奇怪的。

你说是女的吧,

 

哪有这么大size的姑娘啊。

 

谢训拍拍那人的脸:“朋友醒醒,朋友,朋友。”

你不说,这脸滑得和小姑娘似的。

 

左拍右拍,那人还是昏迷不醒,谢训也不敢拍重了。

探探鼻息还是有一口气的,不用叫警察叔叔。

谢训想着,都走到这里了,你要是死了,我就要被警察叔叔抓了,那就大发善心,照顾一下你咯。

想着就抱起了躺在地上的人。

 

这衣服,肯定是玩什么cosplay的。

 

好轻。谢训在心里感叹,感觉自己一只手就能抱起他。

然后他就试了试。

“哐!”

咳,恩,最近工作太忙了,锻炼的有点少了,恩。

 

谢训把那人放在床上,刚才在天台太昏暗了,现在在灯光下他才看清了这个人的脸,他可以确定这是一个男人了,一个长得很好看的男人。

 

当然也有可能是cosplay化妆化得好看的男人,谢训听朋友说,好多玩cosplay的其实长得不好看,主要都是靠化妆。

 

谢训摸着下巴上的胡渣走出房间,吧啦着他那双人字拖去倒腾那台老旧的冰箱,看看里面还有什么能吃的。

 

另一边,风天逸揉揉脑袋爬起来

我在哪儿?嘶——

他回想自己最后是从天上掉了下来。

 

然后……

然后他就在这里了。

 

他环顾四周,一切都是那么陌生。

 

这里是哪里?

 

他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鞭子。

我鞭子呢!

 

他翻身而起。

 

“诶朋友你醒啦,没什么事儿吧?”看见他醒来,谢训松了一口气端着粥走进房间。

风天逸内心其实是有些慌乱的,他一把抓住谢训的领子:“本王的鞭子呢!”

 

这孩子的中二病有点严重啊。不气不气,成年人。谢训在心里深呼吸。

 

“诶诶,放手放手,粥要洒了。”“成年人”谢训拍拍他的手。

 

风天逸推开他的手,吼到:“别碰我!”

 

被风天逸这么推了一下,谢训小心翼翼地放下碗。

粮食不能浪费,碗也不能摔。

 

之后他挽起衣袖抓起风天逸的领子:“小伙子,我给你说哈,老子把你从上头搬下来就已经很对得起你了,不要在这和我拽哈!”

风天逸露出一个茫然的表情,不过看谢训的表情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转而皱起眉毛。回瞪回去,说着就要去扯开谢训的手。

 

不生气,不生气,万一是哪家公子,玩Cosplay的一般都比较有钱。

谢训深呼吸了一下,平复心情,放下风天逸的衣领,又给他拍了拍。“我说,”他转回普通话,“我把你从天台上搬下来就已经很对得起你了,不要在这里给我摆脸啊。”

 

被谢训这样一对待,反而不知道怎么发火的风天逸只好在口头出出气:“我堂堂羽皇——”

“啥?”话没说完就被谢训一脸茫然地打断。

 

风天逸拂袖,很是气愤:“羽皇!你没有听说过?”

谢训茫然地摇摇头。

这孩子病得不轻啊。

“你们人族真是越来越狂妄自大了,连我这羽皇都不放在眼里!”

 

啥?

风天逸还在房间里踱步,走个不停,看对方那茫然的模样,他心里隐隐约约有些猜测了。

 

这时一脸过来人表情的谢训上前拍拍风天逸的肩膀劝道:“孩子,中二是病,得治啊。”

 

被触碰了肩膀的风天逸默默捏紧了拳头。

他看了看四周这些陌生的物件和这人陌生的穿着打扮。

一切都不是自己熟悉的模样。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变故。

忍了。

 

他皱皱眉头向谢训问道:“你说你是在哪里发现我的?”

 

谢训靠在门边指指身后:“那边,楼上天台。”

 

“带我去。”

说着转身走出房间。

 

哎呀这娃儿。

谢训摇摇头。

 

没有想到那个奇装异服的少年站在客厅一动不动。

“诶你怎么不去开门啊?”

 

少年转过头来,用愤怒的表情掩盖着他的尴尬,:“难道还要本王亲自去开?”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尴尬,难道开不来门?但是呢,很有社会经验的谢训哥哥今天心情还不错,所以就不逗这个小孩子了,好脾气地去打开了门。

 

“请吧。”他甚至还站到了一遍。

 

风天逸背着手经过他身旁上下打量了一番,哼了一声向楼上走去。

 

谢训都要被气笑了。

 

他想既然人都醒了,那应该就没他什么事儿了吧,准备关上门休息了,明天还要上班啊,可不能迟到,全勤奖很重要的。

 

他扶着门框站了一会,最后还是走上了天台。

我就看一眼,看一眼,我手电筒还在上面呢。

 

结果上去之后他看见少年背对着他坐在地上,而手电筒停在他的脚边。

他赶紧过去:“怎么了?”他看见地上破破烂烂的一堆东西,想这孩子肯定是难过这个,“东西摔坏啦?这玩意儿很贵吧,要不我帮你修修?”

风天逸瞥了他一眼:“这东西我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谢训捡起地上的手电筒,抱臂歪着头看了他一眼,根本就没脾气了。

“那你是怎么了啊?”

 

“这里究竟是哪里?”风天逸深呼吸后,平静地问道。

 

2.

 

“呃,湖顺小区?”谢训尝试着给出一个答案。

风天逸仰着头很是疑惑。

“上海?”

风天逸还是很疑惑。

 

“那你是从哪里来的?”谢训反问他。

 

“星辰阁。”

 

“安?啥子?”谢训吓得连口音都冒出来了。

 

传说天下九州,莫非这里是另外的几个州?

想到这里风天逸站起来面向谢训:“你知道澜州吗?”

 

“兰州,知道啊。”谢训点点头。

“虽然没去过兰州,但好歹也是吃过兰州拉面的。”

 

那就不是一个地方。

风天逸揉揉太阳穴。

 

谢训看他一副很疲惫的样子,心想我也很疲惫啊,于是转移话题问道:“你看这么晚了,要不我给你打个车,送你回家?”

风天逸抬头嘲讽地笑了笑:“我怎么回去?你连澜州在哪里都不知道,更何况星辰阁。”

 

“谁说的,兰州不就是甘肃的省会城市吗,我怎么不知道。不过这有点远啊,你是怎么来的?”谢训指了指天又指了指风天逸,“莫非靠这个?”他瞄瞄地上的残骸。

要真是这样,那cosplay的道具还是挺厉害的啊。

 

风天逸想一脚踹死他。

 

他抿了抿唇。

 

谢训叹了口气。

“唉,先下去再说吧。你饿不饿啊?我饿了。”

 

“我不吃热食。”风天逸坐在沙发上看了一眼面前的粥。

 

“不吃热食?”谢训看了他一眼,“这都快放凉了还热啊?”

风天逸抱臂看向他。

 

谢训从他面前拿走碗筷:“你不吃我吃。光给你小子熬了我自己还没吃饭呢。”

风天逸气鼓鼓地瞪了他一眼。

 

喝着粥的谢训瞄了一眼生闷气的风天逸,左思右想,最后还是放下了碗筷。“不吃热食……”

 

“那你吃不吃雪糕?”

 

风天逸歪歪头,眼睛微眯:“那是什么东西?”

 

谢训笑起来,手搭在沙发上,沙发随着他的动作“咯吱咯吱”的响:“怎么不知道啊?”

他拍拍风天逸的肩膀

“行,你训哥给你拿一根啊。”

 

谢训在冰箱里翻翻找找找到一个草莓味的可爱多。他自己是不喜欢吃这种太甜的味道,所以这个草莓味的才会一直留到现在。

 

拿给小朋友吃最合适了。

 

谢训把雪糕扔给风天逸,又转身拿出一听啤酒。

“说吧小朋友,这是怎么回事啊。”

 

你才小朋友。

风天逸在心中默默反驳。

 

“我是澜州南羽都的羽皇,风天逸。”风天逸观察着他手上这个物件的包装。

谢训把可爱多从他手里抢过来,把包装撕开,又递回去:“能不能不要中二了小朋友,我这明天还要上班呢。”

 

风天逸看着他撕开包装的手法,默默记下,舔了一口这所谓的“雪糕”才继续说道:“我没有开玩笑。我观察过了,你们这里的服装发饰甚至文字都和我们不一样,我怀疑是某种机缘巧合之下,我通过了空间的缝隙到达了这里。”

 

“……”谢训表情怪怪的。

 

“你说话啊。”风天逸发现谢训一直不说话,表情怪异,猜想谢训可能是知道些什么,不禁还有些欣喜。

 

他不知道看多了穿越小说的谢训心里泛起了多大的波澜。

 

“你是说,你是穿越过来的?”谢训小心翼翼地问道。

 

“穿越?”风天逸回了他一个茫然的表情。

 

谢训合掌交叉,组织了一下语言说:“基本上和你刚才说得差不多的意思。”

风天逸摸摸下巴,想了想:“穿越……这词语用得很贴切。”

 

谢训抹了一把脸。

“你怎么证明?”

 

“你们这里有羽族吗?”

 

谢训摇摇头。

 

“我们羽族天生蓝眼,比人族要轻一些,到了二十岁便可展翼飞翔。”

话还没有说完,谢训就激动地打断他:“我靠!鸟人啊!”

换来了风天逸的无情瞪视。

 

“你继续,你继续,”谢训尴尬地摸摸鼻子。

 

“我尚未年满二十,还不能展翼。但是这蓝眼的特征,应该与你们有所不同。”风天逸把话说完。“还有,我们的文字和你们也不大相似。”

 

“不,我们这边有很多人都蓝眼睛,还有绿眼睛的。”已经充分被“穿越小说”洗脑的谢训摆摆手说道,“不过看你是很明显的亚洲人面孔,你又有说你的眼睛是天生的,那应该就是实话了。至于文字,五十六个民族十多种文字,不写汉字的多了哦。”

“亚洲人?”风天逸又听见一个新词。

 

“呃……”谢训摸摸脸,“这个不重要。”

而一时间里他好奇心大起:“话说你们的文字是怎么样的啊?”

他急匆匆拿来纸笔,坐等风天逸写字。

风天逸掂量掂量手里的中性笔,歪歪扭扭写下羽族文字。真丑。他自己在心里评价到。毫不意外地看见谢训一脸看稀奇的样子。

转念一想:“你们和人族很像,你看这种文字你认识吗?”

说着又写下人族的文字。

“你认识吗?”他问道。


谢训摇摇头。

他倒头瘫在沙发上。

“你说说你接下来怎么办吧?”

 

风天逸挑起嘴角笑了笑:“自然是回去。”

“怎么回去啊。”谢训靠在沙发上,喝着啤酒。

 

风天逸收起了脸上的笑容。

 

谢训作为一个明天还要上班的成年人(看多了穿越小说的人),早就猜到了这样的结果(套路):“这样吧,相遇就是缘分,我先收留你,过两天周末了我们再想办法好吧?”

“我是谢训,比你虚长几岁。你叫我训哥或者老谢都可以,好吧。”

 

风天逸点点头。

 

“那我先睡了啊,天逸你也早点睡啊。”被玩儿的很疲惫的谢训转身走进卧室,今天事情真的是太多了,穿越都遇见了,不知道这是什么小说啊,都市修真?说好的掉妹纸呢?

 

“等等,我睡哪里?”一直没有怎么说话的风天逸看谢训向回走去,一把拦住谢训。

 

3.

被拦住的谢训皱皱眉头,还是忍住没有生气,指指沙发:“这咯。”

 

风天逸看着这又窄又小的沙发,气急:“我羽皇——”

 

“给你睡的地方就不错了,你还要爪子嘛!”谢训终于压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了。

 

“我身为羽皇从来没有睡过这样的地方!”风天逸也很生气,他活了那么多年,向来衣食无忧,如今却要睡这样的地方。

这个沙发还很应景的“咯吱”了一声。

 

“你是不是叻,安!不睡你就给我出去,我这庙小,装不了你这尊大佛!”谢训指着门对风天逸说。

 

“你!”风天逸用手指指谢训却气得说不出话来。

 

“出去!”谢训气冲冲推开大门,“趁我现在还没揍你,要是前两年我早揍你了!”

 

“走就走!”风天逸看了他一眼,甩头出门。头发糊了谢训一脸。

 

嘿哟,还拽了是吧!

 

谢训气呼呼地坐回沙发,点了一根烟。

越想越气。

 

这个风天逸,还蹬鼻子上脸了!

小小年纪就这么任性!长大了还得了!

 

谢训抽了几口烟,把刚才风天逸吃剩的包装纸扔进垃圾桶里。

 

还有,这个娃娃,人生地不熟就往外面乱跑,一会儿被卖了咋个办嘛!

 

谢训想起风天逸那身打扮,还有那副容貌,不禁脑补了许多他出门之后被街上的混混小流氓……

打住。

 

“龟儿子叻,倒了八辈子血霉!”谢训按灭了烟头,抓起钥匙出门。

 

“风天逸!”

“风天逸!”

“风天逸你小子人呢!”

谢训在小区里四处跑着喊人。

该不会是跑到街上了吧。

 

他赶紧去问了问门口的守门大爷有没有看见一个穿奇装异服的少年。

大爷摇摇头说没看见。

 

谢过大爷,谢训站在小区门口狠狠地抽了几口烟。

那这小子跑哪里去了?

谢训烦躁地将烟头甩在地上碾碎。

 

对了,天台,他那么多东西都在上面。

谢训赶紧跑回自己那栋楼。

他匆匆忙忙跑上天台,果不其然看见风天逸还是坐在那堆东西面前。

 

放下心来的谢训喘喘气走到风天逸身边蹲下。

“小子,你怎么在这。”

 

风天逸自嘲地笑笑,抬头看看谢训:“我还能去哪儿?”

这一笑颇有些落寞的味道。

 

看着风天逸瘦削的肩膀,谢训一下子心软了,虽然风天逸看上去任性霸道,实际上不过也就是小孩子心性。

还是个孩子啊,连他自己都说了,还没满二十呢。

 

谢训摸摸他的头:“走吧,回去吧。”

 

风天逸不带情感地望了他一眼。

 

谢训叹气:“不让你睡沙发行了吧。”

 

风天逸肩膀放松下来,眼神飘忽了一下,咳嗽一声,看着地上的翅膀说道:“刚才那个什么叫‘雪糕’的食物……”

谢训笑着将风天逸拉起来。

“知道啦,我去给你找。”

 

他就说嘛,

小孩子。

 

4.

等谢训从小卖部买来一大堆雪糕回来,看见风天逸乖乖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那乖巧的模样,心里什么气都没有了。

真的好久没有过了,有人等他回家的日子。

 

每次他打开家门就是漆黑一片,冰凉,空虚,无声的告诉他他就是一个漂泊异乡的异客,终究不被这片土地接纳。

而今天,他从另一个漂泊者的背影里感受到了温暖。

 

时间不准他再胡思乱想感伤些什么,现在已经深夜了,他明天一早就要去上班,实在是耽搁不起睡眠时间。

 

“我大致明白你们这里是怎么样的了。”风天逸看着面前的电视机里播放的节目说道。

而谢训看着嘤嘤哭泣着的皇后,面无表情的回复道:“不,你什么都不懂。”

“今天太晚了,吃完这一根就先睡了吧。”谢训抽出一支可爱多拿给风天逸,把袋子里剩下的雪糕放进冰箱里,“想吃就明天再吃,不过不要吃太多,对胃不好。”

他看着风天逸一副“凡人啊,你怎么懂得羽族和你们之前那不可跨域的鸿沟”的表情补充道:“对我的钱包也不友好。”

“就是……荷包。”

 

羽皇大大点点头。

“你很穷。”他断定。

对于他来说,大多数人都很穷。

 

谢训被打击地说不出话来。

 

风天逸吃着可爱多,继续看电视,谢训坐到他身旁,给他认真嘱咐道:“明天我要上班,一天都不在家,吃的都在冰箱里,下面那层,怎么开你也看见了,饿了就自己去拿。我听你说话和我们一样,只是文字不一样,明天我回来教你这边的文字怎么样?”

 

风天逸看着他没说话。

 

“你说话呀。”谢训莫名其妙,“我脸上有什么吗?”

 

风天逸摇摇头。

他总是照顾别人的那个人,嘱咐别人的那个人,因为,他是王。

 

偶尔被嘱咐的感觉还挺好的。

 

谢训忍住了摸摸他头的冲动,他的直觉告诉他要是摸乱了风天逸的发型肯定没什么好果子吃。

他坐在风天逸的身边陪着他一起看重播了好几遍的清宫剧。

 

等他醒来的时候他躺在自己的床上,和往常没有什么区别。他摸摸脸,以为昨天捡到风天逸只是一个梦。

 

而他拖拉着人字拖走出房门,看见风天逸在沙发上不舒服地翻来翻去,双腿越过扶手挂在沙发之外。昨天他迷迷糊糊睡着又忘记给风天逸拿床被子,对这个家不甚了解的风天逸只好把外衣脱了盖在身上,随着翻动,半个身子都露在外面。

 

就在那一刻,谢训觉得自己的心被什么击中了,那颗被关闭已久的心,有很柔软的一部分又露了出来。

 

风天逸睡在了沙发上,而把床让给了自己。

 

这个认知让谢训对风天逸有了很大的改观。

就连风天逸起床之后的臭屁脸他都觉得没有那么讨厌了。

他甚至还帮皱着脸的风天逸梳了头发。

“家里没有橡皮筋,你只有先披着了。”谢训挠挠头,“要不你把头发剪了?”

 

听见“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这种经典台词,谢训点点头也就接受了。

套路,都是套路。

 

反而是风天逸看他没有反驳自己感到有些奇怪。

 

谢训把风天逸的头饰给他挂在头上,给他理理头发,然后对风天逸说:“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啊,大概下午七点回来。”

风天逸等着谢训解释。

 

“恩,就是……一二三四……六个时辰后回来。”

幸好风天逸那个世界和中国古代基本是一样的,不然都不知道怎么交流了。

 

风天逸点点头。

 

谢训还是不放心,又把家里所有器具都介绍了一遍。

 

努力吸取着新知识的风天逸没有一丝的不耐烦,甚至有时候还要问谢训一些问题。谢训看着他穿着自己的旧衣服,似懂非懂地点着头,就像是自己多了一个弟弟一样。

真的好想揉揉他的头啊。

 

最后看自己马上就要迟到了,谢训赶忙出门了。

 

“我走了。”谢训给风天逸道别。

 

风天逸正背着手站房子中间研究墙上挂着的时钟,听到这句话,转过头给了谢训一个余光

“慢走。”

 

谢训给他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笑得像个傻子一样。

风天逸将头转回去。

 

等谢训一走,风天逸就摸开冰箱拿了一支雪糕,带上纸笔坐回电视机前。

 

他是谁,

还需要谢训来教写字。

 

反正谢训是不会知道他看了一天的儿童频道学拼音的,他只需要知道本羽皇很厉害就对了。

 

 

“所以你说羽皇很有可能是恰好被卷入了另一个时空?”

“是的。”

 

“你有没有把握做出能把羽皇送回来的机器?”

“我试试。”

 

 

“小谢,今天不加班了?”陈姐拍拍谢训的肩膀。

谢训收拾好手里的电脑,露出一个微笑:

 

“不了,家里有人等我回家。”

TBC

5

其他及目录:红晓的杂货铺

评论(77)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