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晓_搬砖路上与你温馨相伴

一个小透明,林秦无差【欧美圈:红晓_查无此犊】
码字随心,更新随性。
间歇性勤更不辍,持续性混吃混喝。

【林秦】当我听见你的声音

一发完 半甜甜饼

三汉回来了,三汉电脑坏了只能先发点一发完。

今天下午去KTV的时候灵感来了歌都不唱了,坐在那里码字,旁友们感动吗!

设定是在第一二集的时候 没有女朋友·林 双向暗恋

一直想写原著里大宝偷话筒,终于找到机会了哈哈哈哈

OOC属于我

他们不属于我

他们属于彼此

 

警局之中自然是少有假期,但是每次大案解决的时候,局长还是会很好心的给大家包个KTV唱唱歌什么的,毕竟大家都是一些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一夜之中能整多少幺蛾子那都没个定数,其中鸡飞狗跳暂按不表。

总之心疼谭局的钱包。

 

这次有些不同就是,这次是大宝加入警局后第一次重案告捷,自然这次活动也算是给新加入警局的大宝接风洗尘。

 

从来不参与这些活动的秦明被他以“你徒弟的接风宴诶,你不来也太说不过不去了吧。”这样的理由强行拖到了群众之中。

之前每次活动林涛都不知道以哪种理由拖秦明来参加,好不容易这回大宝的到来为这局面带来了变数。林涛抓紧了机会的小尾巴拖出秦明来。

 

但是秦科长又是谁。

不管是在哪里都是如此的清新脱俗出尘绝绝,自行和大家隔绝一段距离,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在昏暗的包间里坐在最角落里,吐露着与周围的一切的格格不入。

 

 

最开始大家都还有些放不开,第一次和秦科长一起来KTV怎么说都感觉有些奇幻,只有林涛很轻松的轻松惬意地招呼着大家点歌。

 

适应了秦科长在房间里这一设定之后大家又恢复了平时的模样,开始攒动大宝唱歌,。期初大宝还文文静静坐在秦明身边推脱:“哎呀你们唱,你们唱,来涛涛来唱”哪怕是被小黑硬塞了话筒之后也在不好意思地说:“哎呀,我也就随便唱唱。”

 

三杯酒下肚后大宝什么秦明大佛都忘了,一撩袖子:“都把麦给爷放着!爷来唱!”

 

惊呆了吃草的小黑一众。

 

林涛哈哈一笑,拍拍大腿。

 

那个话筒始终没有传到秦明面前来。

也没人敢传到秦明面前来。

 

恩,在一开始的时候。

 

之后这酒精一上脑,人啊,就丧失了躲避危险的自觉。

喝得醉醉呼呼的小许一摇一摆地把话筒递给秦明面前的时候,一直拿余光关注着秦明的林涛看着秦明的眼神,惊起一身冷汗。

如此锋利,如此渗人。

 

没怎么喝酒还残存着理智的林涛一把拉住小许:“来来来我们来唱!”他按住不断向秦明窜的小许,心想我这可是救你一命,你还扑腾。

 

他没看见秦明眼神一暗。

 

气氛正浓,原本唱着“这是一首简单的小情歌”的大宝已然踩着桌子大嚎“我的王妃我要霸占你的美”。以小黑为首的刑警队队员摇着骰子忘乎所以。仅剩的几个女警员凑在一起叽叽喳喳不知道在说什么。

 

明明和每一次来都一样的情景。

可是终究是不一样的。

或许就是那个坐在最边缘上的,坐地笔直安静看着众人的秦明。

 

林涛勾起嘴角的微笑,越过划拳的同事,坐到了秦明身边。

 

一坐过来,就好像在另外一个世界,安静,黑暗,却让林涛感到安全与温暖。

就像是秦明。

 

林涛喝着啤酒,陪着秦明看着他们笑闹。

 

“我以为,你会过来让我唱歌。”没想到最后是秦明打破了这种沉默。

林涛听到这句话,笑了笑,靠在沙发上。

 

KTV里的彩色光影在林涛脸上交织,笑闹的众人好像突然一下就离他们很远。

 

“你来我就很开心了。”

 

林涛没看见秦明掩映在灯光下的神情,就被大宝拉了过去

“看在你是队长的份上我就不切了,给我赶紧唱!”

 

那是坚冰融化的温暖。

 

其实打动秦明来的原因并不是什么大宝的接风宴。

 

而是林涛嘀咕自己着这次又喝不了酒了,要看着这群小疯子别砸了人家的店。

 

翻动书页的秦明顿住了手指,抬起头来看着林涛,点点了头。

 

抗出这群喝high的人不太容易。

 

小黑扒着人桌子不放,林涛和秦明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人搬走。

大宝倒还是乖,让她走就走,然而送走小黑之后,躺在车后座的大宝就突然坐起,摇摇晃晃,颤颤巍巍从外套里掏出话筒来,递到秦明面前:

“来,秦科长来一首。”

 

“我的宝爷啊!你搞什么啊!怎么把人话筒拿了!”林涛崩溃地把大宝按回后座。

秦明认命地把车往回开。

 

被抢了话筒的大宝吧唧吧唧嘴也就睡了。

 

林涛叹了一口气倒回座椅上,向秦明感叹:“累死我了,这之前还没发现,宝哥还是能折腾啊。”

 

秦明认真地看着深夜的路点点头。

林涛转过头去,看着秦明的侧脸

“老秦,谢谢你啊,今天要不是你,我估摸着能累死。”

 

“嗯。”秦明点点头。

 

虽然林涛拥有“秦明不说话我也能继续和他聊下去”的技能,可是今天他也不太想说话。也许这个气氛,或许是这酒精,总之放松了他的神经,让他觉得不应该说话,这样的安静让他很放松。

 

他伸手打开了收音机。

 

一直没有说话的秦明调低了音量。

“睡一会儿吧。”

 

林涛点点头,闭上了眼睛。

 

“今夜还吹着风,想起你好温柔

有你的日子分外的轻松

也不是无影踪,只是想你太浓

怎么会无时无刻把你梦

爱的路上有你,我并不寂寞”

 

电台里响起歌声,伴随着车开在路上的声音,四周一片黑暗,只有车前灯和仪表盘发出的光亮。秦明的脸就隐藏在这样光晕里。

 

车里弥漫着一种静谧和温暖。

 

林涛昏昏欲睡。

 

突然的,他就听见了秦明的声音——

 

“今夜还吹着风,想起你好温柔

有你的日子分外的轻松

也不是无影踪,只是想你太浓

怎么会无时无刻把你梦

爱的路上有你,我并不寂寞

你对我那么的好这次真的不同

也许我应该好好把你拥有

就像你一直为我守候”

 

“亲爱的人 亲密的爱人

谢谢你这么长的时间陪着我”林涛也开口唱起来,将声音调大。

 

双手握在方向盘上的秦明向林涛的方向看了一眼。

 

林涛正侧着头看着他,眼神温柔。

看见秦明看过来,林涛笑笑转过头去,嘴角还是带着笑。

“这是我一生中最兴奋的时分

这是我一生中最兴奋的时分”

 

他和秦明一起唱完了最后一句。

他的心满满的。

 

那么多的苦痛,那么多的重担,在那一刻,对于秦明来说,也可以暂时先放下来,只是和林涛一起唱一首歌。

 

之后电台又在放一些乱七八糟的广告,林涛也没有兴趣再听,他关掉了收音机。

 

“秦明。”他看着前面的路,平静地问秦明,就像是平时无数次那样。

 

“这么晚了,等会儿送完大宝,我可以到你家借宿吗?”

 

“好。”秦明也像平时无数次那样回答道。

 

今夜还吹着风,想起你好温柔

有你的日子分外的轻松

也不是无影踪,只是想你太浓

怎么会无时无刻把你梦

爱的路上有你,我并不寂寞

你对我那么的好这次真的不同

也许我应该好好把你拥有

就像你一直为我守候

亲爱的人 亲密的爱人

谢谢你这么长的时间陪着我

这是我一生中最兴奋的时分

这是我一生中最兴奋的时分

 

END

彩蛋

(一)

“今夜还吹着风,想起你好温柔

有你的日子分外的轻松

也不是无影踪,只是想你太浓

怎么会无时无刻把你梦——”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林涛打开手机,自然地喊道:

“喂宝宝啊……”

 

小黑震惊地抬起头。

(二)

“寻你千度浪淘沙

历经沧桑悲白发

名动天下又怎及你温柔一眼

冰雪都融化——”

 

“这这这不是——”上次林涛在KTV——大宝感觉自己明白了什么。

 

“喂。我是秦明。”秦明一脸冷漠。

 

*歌是《亲密爱人》和《西狂》

 其他文→红晓的杂货铺

评论(22)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