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晓_搬砖路上与你温馨相伴

一个小透明,林秦无差【欧美圈:红晓_查无此犊】
码字随心,更新随性。
间歇性勤更不辍,持续性混吃混喝。

【无差】Answer Me(二)

还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所以无差
今晚两更

(一)

安白桑的Answer is you (一) (二)联文

【她以秦明的角度,我以林队的角度】

前言预警

是破镜重圆梗,但是不会那么快,前面几章还是属于林队有女友的状态,会是HE

这章只是想表明龙番市警局的大家还是会好好破案的。

ooc属于我

他们不属于我

他们属于彼此


林涛盯着那些骨头盯不出什么名堂来,毕竟他是学痕检出身的又不是法医。而秦明专心致志地检查着骨头没有说话,他只好盯着秦明的发旋看,果然是头发长长了啊。

秦明抬起头来。

“是人骨。”

 

刚刚一不小心表演实力发呆的林涛这下严肃起来,问道:“你确定?”

不给解释一下?

 

秦明没理他继续查看,皱着眉头思考,点点头对林涛说:"确定。"

 

好吧,这就算是有秦明式担保了吧,林涛心想。

他直起身来对秦明的发旋说:"好。"

立马转过身对忙碌的众人指挥道:"通知队里带回去。"

 

鬼使神差地,下一秒他又转回身来。

如果他知道他会问出这个问题,他刚刚就算是旷工也不会和秦明在一起待着,看见秦明,属于少年时期的习惯就自己跑了出来。

那就是照顾秦明。

 

“你吃饭了吗?”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按理说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寒暄,它存在于大家生活中的时时刻刻,比如穷困潦倒的中午找人拼单的时候,但是这被问的是秦明,但是这提问者是林涛。

这就有点尴尬了。

 

秦明站起身来,扯下手套理了理衣服。又看了林涛一眼。

林涛几乎被他面上的疏离刺伤。

好像问了不该问的问题。

你是他的谁呢?你们现在连朋友都不是。只是第一次一起工作的陌生人罢了,最多再加上都跟着陈林老师出勘过现场。

 

"没有。"最后秦明说。

 

林涛意外于秦明回答这个事实,而不意外他回答的内容。

嘛,到教室逮过太多次了。

 

林涛也没多想,点点头。"行,尸检就麻烦你了。"他随手指向停车的方向,"你先上车。"他逃避着秦明的视线。

 

看着秦明提着箱子走向警车,他抬脚走向另一个方向。

他记得他刚刚看见几个水果摊。

没办法谁让秦明又不吃香肠烧烤之类的路边摊呢。

 

当他提着各种水果(并且洗干净了)走在返回途中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这已经超出他应该做的事情了,他一下子又陷入了自己给自己设下的局。

好尴尬。

他顿在离车不远的地方,看着秦明挺直清瘦的背影,咬咬牙告诉自己这只是在照顾新同事,理应的,没有什么别的原因。 

 

林涛拉开车门,对着他与秦明之间的空气说:"这附近就只有水果摊,"他把手里的口袋递给秦明,"我已经洗过了,你先垫着。"

没等秦明回话,他又转头向新来不久的小警员说:"小许,带秦科长先回去。"

他不想和秦明对视。

秦明接过袋子之后传来的视线像是在审视他。

 

干嘛啊,当初不辞而别的又不是我。

 

"谢谢。"他听见秦明说。

 

他苦笑一下。

 

"辛苦了。"说完,他关上了车门。

 

等到汽车绝尘而去,再也看不见秦明的身影之后,林涛这才松了一口气。他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开始憋的。

 

林涛现在的心情很复杂。大概就是原本出国的初恋情人回来了,还和你自己一个公司上班,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她,但是还是下意识想要照顾她的这种状态。

但是你已经有新的生活了,甚至你还有了新的恋人。

他曾经很爱秦明,是那种不顾一切的爱。

 

但他也很爱现在的女朋友。

 

曾经的他为他们构想过很多未来。

 

有白头到老的,有一方先去世的。

没想到秦明为他提供了不辞而别的方案。

 

他不是没有恨过秦明。

但是他还是放下了。

 

然后他又想过他成为刑警了,在街上恰好碰见被车流堵在路中间,穿着西装和戴着名贵手表的秦明,然后他开着警车呼啸过去。或者是他在办案的过程中,敲开了秦明的房子的大门,看着睡到一半迷迷糊糊的秦明面露震惊,慢慢回想他咨询的问题。最差也会是他结婚,秦明来参加他的婚礼,对他说恭喜。

林涛以为他放下了。

 

他没想到秦明又不按套路来。

 

无论是以上哪种,或者如果秦明做了白领,做了商人,做了律师(很适合他,不过林涛讨厌这个职业)或者其他的什么,林涛的内心都不会像现在这样波澜起伏。

 

“我说到做到。”十多年前的秦明说的话又在他的脑子里回放。

 

没想到兜兜转转两人还是像从前约定过的那样,一个当了刑警,一个当了法医。

 

再见到秦明,有感动,尴尬,熟悉,怀念,这些情感混杂在一起,让他不禁感叹人生的无常。

 

也许他和秦明连朋友都难做了。

 

不过不管是责任还是感情,林涛都拎得清的。

自己女朋友还在家里等着他回家吃饭呢。

 

哦,今天不行。

得赶紧报备一个。

 

碎尸案,社会影响最大的案子但是也是最不容易破的,局里专门成立专案组,希望能尽快破案,林涛压力极大,烟雾缭绕的会议室里一半的烟雾都是他贡献的。

不过法医的工作给了他们极大的进展。

 

“通过DNA比对,发现的尸骨和尸块为同一人。死者男,体型较为矮小,一米六左右,大致断定年龄在24到26之间。”

“比较特殊的是左手有六只手指。”

“因为被分解成了尸块,所以难以推测死亡时间,但是由于尸块较为新鲜,大致可以判断死亡时间不会超过八小时,而死者胃部排空,所以可以把时间缩短到凌晨遇害。”

大家奋笔疾书,记录着秦明带来的信息。

局长欣喜地问着林涛:“这样你们大致可以确定尸源了吗?”

 

林涛点点头:“根据这些信息,我们已经在菜市场附近的几个小区开始排查了,因为并没有失踪案,我们推测大致是流动人员,根据这些信息,尤其是手指,应该很容易找到死者身份。”

秦明点头继续说道:

“同时我们发现死者头部的撞击伤有生活反应,初步推测致死原因是重物撞击导致颅脑损伤。而根据尸块大致在20到30厘米之间,尸块断离面,骨骼及肌肉斩断的痕迹推断作案工具应当为较小的锋利利器,”

秦明顿了顿,点点头继续说:“可以确定这就是他杀。”

 

众人哗然。

 

“我们猜测碎尸工具可能就是菜刀。”

 

“他在碎尸的时候相当冷静,”秦明最后说道,“心理素质非常高。”

 

“能判断凶手特征吗?”

 

“能够做到重物撞击导致颅脑损伤,还能游刃有余的对尸体进行切割,应该是比较健壮的男性。”秦明说。

 

“犯罪动机呢?”

“激情杀人?”

“不对,下手这么狠,有可能是仇杀啊。”

大家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一下子又陷入僵局。

 

现在只有先从受害人入手。

 

林涛摸了一把脸。

 

“林队,找到了!”小黑兴冲冲地跑进来。

大家精神一震。

 

“你快说!”大家都止不住的着急。

 

“一米六的人多,有六根手指的就少了。”小黑笑着说,“有个叫陈平,是个惯偷,人称六指神猴,是局里的常客,刚刚进行了比对,可以确定就是他了。”

 

林涛从椅子上一跃而起。

“走,去查查他昨天晚上在哪里。”

TBC

 

没有见到安白的第三十四天,想她。

【没有人请客吃饭看电影的三十四天】

其他及目录:红晓的杂货铺

评论(15)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