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晓_搬砖路上与你温馨相伴

一个小透明,林秦无差【欧美圈:红晓_查无此犊】
入了明道和王鸥的股,等涨

【林秦】如何捕捉一只秦科长又名当秦明没有咖啡的时候他需要什么

甜饼专业户又回来了!

需要大家的爱的么么哒!

【看了十一十二集,没毛病XD】
ooc属于我

他们不属于我

他们属于彼此

 

秦明,AKA*秦科长,一个不管是手段还是言行都像是手术刀一般锋利的法医同志,拥有一颗缜密而精准的大脑。

要不是大家都知道他是阴历1.10的,都会以为他是处女座。

 

他亲爱的同事李大宝表示,以一言以蔽之,事儿妈。

 

一般来说,喝现磨咖啡的,都不是一般的装逼,是特别的装逼

但是很多在Final期的旁友深深地了解,现磨咖啡能带来的咖啡因,才是咖啡因。

所以患有严重咖啡因依存症的秦明科长必须要喝了咖啡才算是真真正正的清醒了,不然都是处在半梦半醒之间。

换句话说,没有喝咖啡,现磨咖啡,的秦明是没有醒来的秦明,是带有起床气的秦明,是深渊级毒舌的秦明。

刚到的大宝之前并不知道这件事情,她第一次和早上四点出发勘察现场没有摄入咖啡因的秦明共同解剖才了解到这个事实。

她自觉在解剖完之后和记录员同志走出了解剖室。

 

警员很淡然地拍拍她的肩膀,习惯就好。

 

大宝刷新着手机外卖主页,表示快递费我出了,什么时候能送到。

可是你们为什么十点钟才开始配送?

能不能为祖国勤劳工作像小蜜蜂一样的JC叔叔们考虑考虑?

拯救JC叔叔于水深火热之中?

 

最后还是林涛提溜着咖啡回来。

局里这才拉下了红色警报。

 

从此大宝在平时上班期间都要先问问林涛秦明喝咖啡了吗。

久经沙场的林涛看着对面那人与往常无异的表情,淡然地打下“喝了”两个字。

大宝才从门口溜进来。

 

而最近就差和秦明捅破窗户纸的林涛今天也很苦恼。

 

所以,当狗头军师大宝又贱兮兮地问道秦明喝咖啡了吗,林涛漫不经心地看了看认真工作的秦明,回了两字后立即又问道

“宝哥,你说这怎么办啊。”

 

“捅呗,还能怎么样?”大宝很是淡然地打开门,一边在手机上回着林涛,一边翻了个白眼给他。

“宝哥你好污。”林涛很诚恳地表示。

 

“我喊你捅窗户纸,你想捅哪里!?我给你讲,不要知法犯法啊。”大宝哔哩啪啦的在手机上敲打。

 

秦明抬头看了大宝一眼,不满意地皱着眉头:“来了就好好工作,玩儿什么手机,有没有自觉性。”

大宝就像被哽住了,瞪他一眼,开始了新一天的互怼:“不,怎么的,林涛也在玩手机,你怎么不骂他?”

 

“他是刑警,你是法医。”

他是我准·对象,你是我下级。大宝自行翻译。

“况且现在并没有到法定的上班时间,他也不在他自己的办公室。而你,既然来了,就好好工作。”

 

林涛得意地向大宝挑挑眉毛。

 

呵呵。不和狗男男一般计较。大宝在心底安慰自己。

 

林涛卡在九点前的最后一分钟奔向自己的刑警办公室。

 

“所以啊宝爷,怎么告白比较好啊。”

 

“他喜欢什么来什么啊。”大宝趁着秦明不察,偷偷摸摸回道。

跪求林涛赶紧收了这妖孽。

 

坐在位子上的林涛敲敲桌子,一脸严肃。原本准备告诉自家上司结案报告再不交谭局就要砍人了的小黑灰溜溜地又回去了,不忍心打扰林涛思考民生疾苦。

 

大家都知道秦明冷冰冰地,还喜欢怼人。

 

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秦明有一颗文艺的内心。

每天还要回家记记手帐什么的。

哦,不是手帐,是结案报告。

 

我们心底的恶,让这座城市成为地狱。

 

所有坚不可摧的感情,都有瞬间崩塌的可能。

 

不要问林队是怎么知道的。

他只是曾经不小心看到了而已,有小天使帮他打开了带锁的抽屉和翻开了笔记本哦。

真的哦。

 

而当时发现秦明不为人知一面的林涛觉得,啊,今天的秦明也好可爱。

大宝痛心疾首。你说这好好的男孩子怎么就傻了呢?

 

所以,投其所好,告白,要文艺。

 

文艺,这很简单。

上能徒手抓贼除暴安良下能腆脸求怼拉布拉多的林涛从小收到的情书还少吗?

林涛用一八五的身高和八块腹肌作证。

 

林涛作为一个打的非常粗的汉子,也是有文艺的过去的好不好。

思考了很久的他就打开了度娘。

要别出心裁的写出文艺的句子。

 

第二天秦明的桌子上就放了一张淡蓝色的纸。

 

Bright star, would I were stedfast as thou art
Not in lone splendour hung aloft the night
And Watching, with eternal lids apart, 
Like nature's patient, sleepless Eremite, 
The moving waters at their priestlike task

……

 

看得出来抄得还挺认真的。秦明挑挑眉。

中午吃饭的时候,秦明什么都没说。

 

一天都过得波澜不惊,林涛内心很是惶恐。

 

做贼心虚的林涛晚上下班就看见一张朴素的卫生纸上写了一串英文。

 

Here lies one whose name was writ in water.*

 

啥子意思?林涛懵逼了一下。

 

他觉得可能是秦明不喜欢洋文,还是比较喜欢国产。

他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吟诗作赋。

第二天看见他的李大宝同事看看他两黑眼圈,拍拍手表示,厉害了word哥。

 

遥临万家灯火,

近握两三星子。

 

秦明没看完。

 

翘着小西装就去了。

 

头牌小间谍李大宝赶忙给林涛通报秦明的行踪,

“注意了注意了,你那盘菜过去了啊。”

正在肝真·结案报告的林涛一脸生无可恋。

 

秦明跨着自己的长腿卡进了林涛和办公桌之间的细小距离,林涛还没感受到和结案报告生离死别的痛苦,就看见秦明插着手靠在桌前盯着他。

他露出谄媚的笑容:“老秦啊……”

 

秦明将两张纸放在林涛桌上,抿了抿嘴,勾出一个快速的假笑后说道:“解释。”

 

办公室里的大家看着他们两的动作,感觉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夭寿啦,有人谈恋爱!

 

大宝慢悠悠地踱着步子来到楼下。

淡然地走到了门口,打开了摄像头。

 

一直等着下文的秦明点点头:“继续说。”

 

“说什么啊?”林涛尴尬地笑笑,顺便给小黑使了个眼色。

小黑在看八卦还是看八卦难以抉择,最后向名为“林涛”的恶势力低头,把大家赶出办公室,并且带上了门,然后走进了监控室。

当然还是有一些人为了第一手资料选择了蹲在办公室门口录音。

 

“有生之年遇见你竟耗尽我一生力气。”林涛眼巴巴地望着秦明。

 

秦明把手叉在胸前,歪着头看向林涛

 

“你到底想说什么?”

 

要说重点啊孩子。大宝在外面痛心疾首。

 

“哎呀,”林涛拿手捂着脸叹了口气。

 

然后他带着坚定的眼神,站了起来——

“老秦啊,这个优惠券你要吗?”

 

外面传来一堆手机摔到地上的声音。

 

秦明也懵了。

 

这时林涛双手撑在桌子上,将秦明环住,认认真真地看着他。

“二十四小时无间断供应各种小吃水果,下雨给你打伞,陪你过。”

“要不要考虑和店主在一起啊?”

“林涛。”秦明最后一次警告他不要油嘴滑舌。

林涛笑笑,

“老秦啊,我喜欢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最后办公室的门打开了,秦科长走了出来。

 

大宝眨巴着她一米长的睫毛向秦明打探着内幕,被秦明无情地拒绝了。

 

然后他们又迎来了四点的电话。

这些罪犯怎么就不能考虑考虑JC叔叔的感受呢!

 

大宝浑身冰凉,哆哆嗦嗦地赶到了现场。

“老秦喝咖啡了吗今天?”

“没有。”那边也回的很快。

 

“红色预警!红色预警!各位小心了!秦科长今天没喝咖啡!”大宝在群上嘶吼。

 

秦明身上的气压简直要具现化。他一个刀眼飞给大宝。

大宝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哟呵巨人观。

 

Have a nice day啊大宝。大宝在心里默哀。

 

林涛无所谓地走到秦明身边。

大家都在用看壮士的表情看着林涛,颇有易水离别的意味。

风萧萧兮易水寒——

 

“现在太早了,没有现磨咖啡,宝宝你忍一忍好不好。”

说完吧唧一口亲在秦明脸上。

秦明给了他一个你烦不烦的表情,气压却很诚实的消失了。

 

QNMD情侣狗。

 

大宝喝了一口她的益生菌,促进肠胃吸收。

 

END

 

*

1、AKA also known as

2、济慈《明亮的星》

Bright star, would I were stedfast as thou art
Not in lone splendour hung aloft the night
And Watching, with eternal lids apart, 
Like nature's patient, sleepless Eremite, 
The moving waters at their priestlike task
Of pure ablution round earth's human shores,
Or gazing on the new soft-fallen mask  
Of snow upon the mountains and the moors
No-yet still stedfast, still unchangeable, 
Pillow'd upon my fair love's ripening breast, 
To feel for ever in a sweet unrest,

Still, still to hear her tender-taken breath, 
And so live ever—or else swoon to death

灿亮的星啊,但愿我能如你坚定

但并非孤独地在夜空闪烁高悬

睁着一睁双的永不合拢眼睛

犹如苦修的隐士彻夜无眠

凝视海水冲洗尘世的崖岸

好似牧师行施净体的沐浴

或正俯瞰下界的荒原与群山

被遮盖在轻轻飘落的雪罩里

并非这样——却永远鉴定如故

枕卧在我美丽的爱人的酥胸

永远能感到它的轻轻的起伏

永远清醒,在甜蜜的不安中

永远、永远听着她轻柔的呼吸

永远这样生活—或昏厥而死去

3、济慈的墓志铭

Here lies one whose name was writ in water。

此地长眠者,声名水上书。

 

当我没有咖啡的时候我需要益生菌【严肃】

其他及目录:红晓的杂货铺

评论(36)

热度(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