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晓_搬砖路上与你温馨相伴

三过热圈而不入
码字随心,更新随性。
间歇性勤更不辍,持续性混吃混喝。
吹爆东神亚洲三巡呜呜呜太好看了呜呜

【林秦】江湖路远(八)完结啦哈哈哈哈

前文见tag

完结啦完结啦恍恍惚惚恍恍惚惚哈


(八)

 

听完林涛的豪言壮语大宝追着林涛问:“在哪儿?怎么去?就我们两?”

林涛把她凑过来的脸扒拉开:“男女授受不亲。还有你这小丫头片子话怎么这么多,一口气问这么多问题,我从哪里开始回答啊?”

 

大宝一巴掌拍开林涛的手说:“去你的,你在心里就没把我当姑娘看。”

林涛瞄了她一眼,笑了,比了比她的个子:“我是没把你当姑娘看。”

大宝一下就明白了他的言下之意,怒目而向:“林涛你完了!”

林涛往左一偏躲开了大宝的拳头。

“真不知道你是峨眉还是少林的……”林涛懒散地说着,牵着自己的白马往前走。

走着走着林涛突然停了一下,声音里有了丝笑意:“你知道我崇拜的大侠是哪种人吗?”

 

“哪种?”大宝问他,“统领武林,还是战死沙场?”

 

林涛笑着往前走,像是陷入了什么回忆里:“骑头毛驴,不知道从哪里来,也不知道他要到哪里去。”

 

“无牵无挂。”

林涛笑着摇摇头。

 

林涛带大宝回了客栈告诉她早点休息,明早起来练武,他自会监督她。

“你师傅的故人,要回来掀起腥风血雨咯,我到时候可没法时时护你周全。”林涛拿起桌上留下的纸条,看了一眼就用内力将其震碎。

大宝望眼欲穿。

 

池子今天的这一出,不出三个天就会传遍大江南北。靠得近的和大一点的门派世家今天之内就会得到消息。带走秦明一事稍稍用脑子想想也知道是谁干的了。

那他们的行动就必须快了,就是还不知道他们选定了哪里作为回归中原的第一个战场。魔教旧址衡山是把双刃剑,若是拿下了,名声大振,势不可挡;若是拿不下,百年之内怕是再无脸面踏入中原。连逼师兄出来这么件事都做的如此狠毒,步步为营,环环相扣,不惜牺牲一个罗钥,这样的人一定不会做这种没有把握的事,将回归中原的第一战敲定在衡山。

 

倒是以蛊毒之术起家的千意楼……

明晃晃的靶子。

 

千意楼之所以能走到现在和楼主几位堂主的蛊术百毒轻功分不开关系,可论起武功来,实属武林二流,就副楼主师出名门也是以学医为主,都本就不太能正面对敌,偏偏又遇上秦明这么个克星。早些年间楼主行走江湖时倒是有好友二三惊才艳艳,但是远水救不了近火,等人到了千意楼,坟头草都有一人高了。

而且千意楼本和衡山的关系本就是相互合作又互相提防,衡山虽会出手相救,却也不会为了千意楼而自伤元气。

只要打垮了千意楼并且掌握了千意楼的消息线路,魔教的道路虽然不能说十全十美,却也是四平八稳了。

 

 

林涛想到这里,摇摇头,提笔写下几个字把纸条放在了窗边。

 

至于千意楼楼主收到之后有多跳脚,就不是现在的林涛所有精力顾及的了。对于他而言,现在更重要的是要怎么把水搅得更混,召集人马,而这脏水又不会泼在自己师哥身上。现在的魔教可不是当年如日中天的样子,对于赶走魔教这么破费又没有油水捞的事,没有多少人愿意凑这个热闹。

林涛还得想办法把饼画得大些。

 

千意楼的楼主收到那纸条,看了一眼,又望着自己的副楼主,眼神空洞。

“要是知道秦明没死的时候偷偷把他干掉了就好了,我为什么脑子抽了觉得卖林涛这个人情更值呢?”

“还有觉得要是和林涛走到鱼死网破的地步时,秦明是个有利的筹码。”副楼主默默补充道。

楼主想起那一团烂账,懊恼地瘫倒在床上。

“难啊难啊,这回怕是要欠人情了,人情难还啊。”

还有好不容易让人欠的,也要收回来了。

 

“唉,阿夜,让下面的人去我们武林正道的‘好友们’喝喝茶,讲讲他们在夜里呀,小树林呀,那些该有的和不该有的。”楼主的手在空中挥来挥去,“你说我要不要假死一下把人骗回来?”

她停顿了一下,又说道:“万一真死了我岂不是很亏?”

副楼主放下茶杯说:“有林大侠在,会没事的。”

 

楼主想了想算是承认了这个说法:“所以我才敢考虑啊,人情也花出去了,不能一点利息都收不回来吧。”

“你觉得秦明这个人怎么样?”楼主又向自己的副手问道。

副楼主想了想,最后只是说道:“有进有退,是个君子。”如果不是被身世所困,到如今也应该是名震一方的侠客。可惜了,可惜了。

楼主坐了起来说道:“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等着人家找上门来,我们可是收集消息起家的,这可是看家本领,不掘地三尺把人挖出来,可不就砸了自己招牌吗?”

 

她停了停又笑起来对身边的副楼主说:“想打我千意楼,你说林涛他师兄要被那魔教放多少血?你说林涛听到我这话又会有多着急?”

 

林涛自然很急。

 

急的把刚睡下的千意楼楼主又叫了起来,千意楼楼主已经十二个时辰没有闭过眼睛,如今被林涛叫了起来,一时间杀人的心都有了。

 

林涛不以为然:“走走走去打架了。”

千意楼楼主这才正经起来问他:“你找到了?”

 

林涛笑了笑:“师哥聪慧,路上留了线索。”

还真多亏了……大宝的鼻子。线索断在了半个山头前,但终应该是在附近了。

 

千意楼楼主也没多问,摩拳擦掌道:“林大侠你看这月黑风高是不是特别适合杀人放火,不如我们明火执仗一观这断壁残垣的风景?”

林涛深感此人需要打回学堂重造。

 

一路上林涛都沉浸在要见到秦明的忐忑之中。他想他之后要买两头毛驴,他一头,师哥一头,春天的时候要去十里桃林看桃花,冬天的时候要泛舟湖上看天地苍茫白雪一片。

林涛想到他们最后总是要回到师傅旁的,然后葬在一起。

 

而后林涛到了地方开始找魔教驻扎的地方之时,从不远处池子一步步踏来对他笑道:“林大侠还没有发现自己已是瓮中之鳖了吗?”

千意楼楼主蹬蹬腿揉揉鼻子说道:“差强人意吧。”

池子一下变了脸色。

林涛转过头来看向她:“你跟过来干嘛啊?”

楼主翻个白眼:“我不来谁帮你找你师哥?”

林涛明白了她言下之意,问她:“他离你多远你会感觉到?”

楼主捂住耳朵:“我听见这个名字都会不舒服。”

 

池子笑了笑说:“我可没把那位大人带来。”

林涛也笑了笑:“你说可不算术,她才算。至于其他的嘛,鄙人自会来讨教一二。”

于是林涛便飞身而上,与池子缠斗到一处。

 

池子自然也不会错过这么个时机,身边有多少人,都招呼上了。林涛如同苍龙入江,一时之间只有他一身黑衣和银色的剑光。他已是满身血污,却哈哈大笑起来,此时霍羽等人也动起手来,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句:“魔教众人,人人得而诛之!”

竟和七年前林涛最恨的场景一般。

 

可现在的林涛也听不见了,他面前的池子才是他现在关注的重点。年轻的少女鬓发凌乱,气度却还是从容的,她对林涛说:“你知道吗,如果我半个时辰没有回去,秦明就会死。”

“林大侠,你一向不畏生死,只是这个,你怕不怕?”

 

林涛瞟了一眼,千意楼楼主还在战场上东躲西藏下黑手,只是身边时时刻刻守着的阿夜已经不在了。楼主抬起头来让他放心。

林涛突然就气势更盛,封住了池子的退路,一招招直击池子命门。

“我平生不太爱被人威胁,师哥也是,所以我想他是理解的。”

 

虽然林涛嘴里说的坦坦荡荡,却也知道自己带的人手不够,四周肯定还有埋伏,因为只要自己有可能伤到池子,就有冷箭射来。

这个位子易攻难守,自己又不熟悉地形,被魔教众人包围起来,除了豁出性命把池子拿下,其实也没有别的法子了。其他的,林涛也不想去想了,他只要一想到秦明会被这个人放血,他也想让她尝尝放血的滋味。

林涛侧身又躲过池子一剑,反手挡住她顺式往自己脖子上砍来的这一剑,两剑相撞,带出一路的火花。时不时有人偷袭林涛,林涛还要反手将人除去。僵持了快半个时辰,池子面色发白,眼看就要支撑不住,却还是对林涛说道:“你若再不放手,你师兄就要死了。”

她突然笑了起来说:“也好,若我死了,有你二人陪葬也不错。”

林涛吐了口血唾沫:“谁要和你陪葬。”

 

林涛对她说道:“你有没有想过,什么圣女之血百毒不侵只是个骗局。”

池子脸上波澜不惊,手里的章法却乱了。

她镇定着说道:“莫要以为这样就会使我心神不定。”

“你想想看,如果是真的,千意楼来的会是楼主吗?”

她嗤笑一声:“她明明就是来帮林大侠找人的。”

 

林涛叹了口气:“她可不是这么好的人。”

千意楼的楼主突然就跳起舞来,身上的铃铛晃荡作响。

 

池子这些终于慌乱起来,身上也多了许多伤痕,林涛看着她一边说道:“别找了,我刚刚拖延这么多时间,就是为了等人解决你的暗桩。”

“又首词我很喜欢,尤其是最后一句。”林涛挑飞了池子的剑,脸上满是血污,眼神却是明亮而锐利。

“一点浩然气,” 林涛将剑架在了池子的脖间,“千里快哉风。”

然后他看着池子撇了撇嘴角,“当然了你肯定不懂。”

 

“如果是那样,你找不到秦明,你找不到他,”池子笑了,“我死了又如何,秦明也死了,你还是负了他。”

 

林涛看着她眼神冰冷:“你看,你还是不懂。”

林涛把带着血的剑缓缓收了回来,对着倒在地上的池子说:“我从未负过师哥,师哥也从不负我。”

千意楼楼主凑了个脸过来,看见林涛面若冰霜的样子又离远了点。

林涛不带表情地看了她一眼问道:“师哥呢?”

“找到了,阿夜把他扛回来了,失血过多还在救治。”

林涛点点头,问道:“你那最擅长医术的副楼主呢?”

千意楼楼主面上满是悲愤:“魔教欺人太甚,人人得而诛之!”

“为副楼主报仇!”

 

林涛站在那里没动,却没人敢来惹这尊杀神。于是他坐了下来,就坐在池子的尸体旁边,打开了挂在腰边的酒葫芦。

 

三日之后,千意楼楼主推开林涛的房门,对林涛说道:“你也知道,我那可怜的副楼主香消玉损了。整个楼里就都是庸医,庸医。”

林涛手顿了顿,有些惊慌地看向她:“怎么回事,你和我说清楚!”

千意楼楼主一脸惆怅:“唉就是,救治得不及时,你师哥他失血过多还是过世了。”

林涛失手摔了茶杯,面色苍白。

千意楼楼主脸色比他还白,声音颤抖:“我上好的白瓷……”

林涛红了眼睛掐死她的心都有了,他师哥过世了她还有心情找他算茶杯的账?

“是那个姓白的人送给我的。”

林涛已经听不见了,一副要走火入魔了的样子。

 

千意楼楼主叹了口气,把碎片笼了起来,对林涛说道:“不过有个镇上的秦仵作要我给你带句话。”

林涛猛地抬起头来,千意楼楼主眼睛里满是笑意:“他说要是林大侠无事了可到他那里讨杯清茶,而且衙门里还缺个捕快。”

“不过,林大侠得先把正事做完。”

 

“好了林涛!你给我把账算了!”楼主拍案而起。

 

林涛却已经听不见了,他早就翻身出了窗户。

 

外出查案的秦仵作不像他平日里那般穿着官服,还是一袭青衫坐在窗边喝茶看书。就连窗前突然多了道阴影,却眉头也没皱一下。

那道阴影发话了,声音里满是亲昵和欢喜:“至此,江湖不见?”

秦明眉头舒展,眉梢眼角都带着笑,只可惜窗外的人却看不见,只能听见声音里那丝笑意:“至此,江湖不见。”

 

然后他又翻了一页书,又是满室光亮。


END


很多没解释比如多年之后镇里多个武艺高强的捕快大家都心知肚明啦XD

其他→红晓的杂货铺

评论(10)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