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晓_搬砖路上与你温馨相伴

三过热圈而不入
码字随心,更新随性。
间歇性勤更不辍,持续性混吃混喝。
吹爆东神亚洲三巡呜呜呜太好看了呜呜

【无差】失恋一百一十一次(中)

我,一个只爱写无脑甜的人,妄图写失恋啊吵架啊虐啊……唉,统统下不去手,卡文卡成智障。

希望赶紧到最后几段能让涛涛脱离失恋状态,好好撒狗粮。

下次更新也许……三次元忙是一个啦,还有就是在看道哥和小姐姐谈恋爱看得不可自拔。

向明道先生学习如何谈恋爱已经摆上了我的课程。

ooc

(上)



(中)

 

今天的早些时候,和林涛一起入职的小程失恋了。

准确的说,也不算是,只是一个喜欢的男孩子给别人告白了,脱单了。

 

林涛顺手扯了几张纸给她说想哭就哭吧,被安慰的人倒是一脸平静地说没事。

 

林涛坐在那里没有离开,只是静静地等着。小程想了一会儿,转过头来对他说:“其实吧,也不是难过失恋什么的,本来我也不算特别喜欢他。”

她喝了口茶,抓过了桌子上的纸巾,把纸垫在眼睛下面对林涛说:“我难过的是,我自作多情。我的朋友都说他喜欢我,我也这样以为,便小心翼翼得对他,如今想来全是我的独角戏。”

 

“我就像个傻瓜一样,自己入戏自己感动。”

 

“我难过的不是他和别人在一起了,而是我丢了面子。想想看,他对我说的那些话,都是婉拒,我还沾沾自喜以为是对我另加照顾,尴尬,太尴尬了。”

说完她拿开纸,用粉饼补了补妆。

 

林涛沉默了一下,还是拍了拍她的肩膀说你这么好看,不愁没对象啊。

她小声地咕哝了一句,然后笑了。

她说对呀,上天这样对我就是为了把我留给单均昊。

林涛摊在椅子上笑着,瞄了一眼通往二楼的楼梯。

 

“爱情真的好难哦,奋不顾身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啊?”她最后感叹了一句。

 

林涛歪歪头看了她一眼,眼里也透露出丝许无奈。

他也不知道啊。

 

也许就是能够为了他死吧。

 

在这个小事情过去一千天后,林涛接到了小程的花捧。

那个时候小程笑嘻嘻地对他说,要幸福啊,林队。

她还说,林队,你知道吗其实我喜欢过你。但是你都看不见我。

 

但是幸好你没看见我呀,不然我怎么遇得见那个能为我奋不顾身的人。

 

林涛手里捧着粉红色的芍药花,身边都是喜悦的氛围,心里想着的却是那种被人忽视的感觉真的挺微妙的。

他摸摸头发,笑嘻嘻地说道:“恭喜你啊哈哈哈,我大概是瞎的吧,你这么好,我都没发觉,亏了亏了。”

 

“爱一个人嘛,这个世界上除了他,其他人都没了色彩;像瞎子一样盲目地追逐他,你不介意他丑,他不介意你瞎。”幸福的新娘一点一点地给林涛讲着,脸上露出害羞的微笑。

“你看我对象,连我素颜也能夸我好看。”

 

林涛看了她一眼默默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老秦,晚上一起去看个电影吗?”

 

“不看。”对方也很干脆。

林涛说了句好吧就把手机放了下来。

 

小程哈哈大笑起来,笑完了才问道:“是不是局里只有秦科长不知道你瞎啊?”

林涛挑了挑眉毛说:“或许还有谭局也不知道?”

他又想了想问道:“真的很明显?”

 

“怎么不明显?”小程反问道,“我们又不瞎。”

 

小程又想了想说:“当时我们发现的时候也挺震惊的,但是林队你那个小眼神根本就藏不住嘛。”

 

“你就像是守着宝藏的恶龙,用一个小尾巴把秦科长圈起来了一样。”

 

林涛听了她的话,脑海里浮现出自己在秦明身边转来转去还向四周喷火的样子。只好摸着鼻子尴尬地笑了笑。

 

“但是现在,你是骑士了。”

她说。

如果是在三年前,林涛肯定要生气,要郁闷一会儿,而他现在内心已经没有什么波动了,非常淡定。

 

但小程还记得当年林涛把票给自己的时候那个样子,失落地垂着头,下意识还以为他是要约自己。

“守护好你想要守护的人。”

她从钱包里拿出两张电影票。

 

“要么一直守着,不求回报;要么,拼一把。”

 

“花捧我已经给你啦,祝你好运。”小程笑着说。

 

林涛垂下眼,把电影票揣进口袋里。

 

他其实都已经忘记了那个时候,在他的印象中他和秦明一直都是像现在这样,一起吃饭,偶尔聊点新闻八卦。

 

他几乎都快忘记了那种心动的感觉,他觉得自己或许早就放弃了。

在每一次对话里,在每一次对视里,每当他靠近秦明一步,他就会发现秦明又退了一步。他告诉过自己,秦明可能是没有感觉到,因为他本来就有点低情商,但是又有无数次,当自己回头看着他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和秦明就像是在两个世界一样。他站在这里,而秦明站在另外一端。

 

每当他越靠近秦明,那种抗拒也就越发明显。

 

秦明在抗拒他。这样的想法或许甚至秦明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但是林涛却能。

 

他为什么会在那一天让自己上车来,他为什么会带着自己去吃饭,林涛曾经以为那是秦明所表现出来的让自己接近他的讯号,后来在漫长的时间中林涛意识到,那可能只是秦明世界的偶尔脱轨。

那怕自己做的再过明显,那怕偶尔有同事会过来打趣他和秦明,秦明也只是看着他们不说话。

 

做一个很好很好朋友和做一个很糟糕很糟糕的告白者,两者之间的抉择也很简单。

 

于是他敲开秦明的门对秦明说:“老秦,我被我女朋友赶出来了,我能在你这看场球吗?”

 

秦明看了他一眼,额头的头发滑落下来挡住了秦明的半只眼睛,林涛没有看清他脸上的表情。在秦明经历了一番或许激烈或许平静的自我斗争之后,他终于侧身让林涛走进了自己的家门。

 

“可以,但是不许开声音。”

 

“啊,”林涛拖长了语调,义正言辞地说道:“不听声音解说,怎么能感受到那种激动人心的——”

在秦明“爱看不看”的眼神示意下,林涛乖乖闭上了嘴,迈开腿,坐在了沙发上,委屈地把声音调到静音。

 

秦明就坐在书柜后面,安静地写着东西;林涛就坐在书柜前面,安静地看着电视。林涛能透过书柜看见秦明,秦明也能从书柜后面看见林涛,但是他们没有办法跨过这张桌子,这个书柜。

 

事实是,爱上一个人很简单,心动也许就一分钟,看见你我就会很开心,止不住地嘴角上扬。而想放弃的时候也很简单,就像减肥一样,管住嘴,迈开腿就好。



TBC


其他及目录:红晓的杂货铺


评论(17)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