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晓_搬砖路上与你温馨相伴

三过热圈而不入
码字随心,更新随性。
间歇性勤更不辍,持续性混吃混喝。

【林秦】Anar kaluva tielyanna(愿太阳照耀你的道路)

我都被自己的速度所震惊。老秦教你花式撩涛。

上篇Elen slia lumenn' omentielvo

 

披着变种人AU外皮但是本质是小清新谈恋爱的故事

逻辑混乱

ooc
em。。。。。我刚刚发现我记错雕像的位子了嗯。。。。平行宇宙平行宇宙!

Anar kaluva tielyanna

 

对于秦明来说,生活就是选择题。所有选项和结局都呈现在他面前。

 

他第一次“见到”林涛是在五年前。他站在L.A的现代美术馆的对面,突然就看见了圣保罗座堂前飞起来的鸽子。那群灰色的鸽子突然飞了起来,挡住了那座由蓝石组成的教堂,当它们顺着自己的心意又飞下来的时候,他看见那个穿着夹克的男人就站在街道中对着鸽子笑起来,男人的身后是马修·福林德的雕像。

 

一个有趣的比喻意义。

 

他又忍不住想要多看看,和这个男人有关的选项。所以他扶起了在他面前倒下的男孩。

 

他看见黑暗的夜晚里火焰在男人身边飞舞,就像是太阳一般。

 

 

“我们的相遇不是偶然。”秦明站着对坐在台阶上的林涛说。

 

林涛耸了耸肩嘟囔着,把手里的面包丢向那群霸占了百分之八十通道的鸽子们:“我知道,你们一定是找到了什么有关那场大火的蛛丝马迹,然后调查我。”

 

“不是的。”秦明说。

“我第一次‘看见’你就是在这里。”

 

林涛抬起头来看着他。

 

“五年前,我站在现代美术馆的门口,迟疑了一秒,然后我就看见了你站在雕像前对着鸽子傻笑。”

秦明顿了顿说道:“如果对于你来说太难以理解,那我就换句话说,我预知了你站在街对面的雕像前,对着鸽子傻笑。”

 

林涛沉默了,在思考要不要掐死两只鸽子放到秦明口袋里,然后再大声呼叫警察。

 

“你知道为什么我说是必然的吗?”

 

秦明也坐了下来,他将手交叠在身前,在阳光下微微眯了一下眼睛,看着街对面那座花纹繁复的古老建筑物。

“因为当我迟疑的那一刻,我身后的人为了绕过我而掉下了热狗外的塑料袋,那个塑料袋正好就让路过的男孩摔倒在地。”

“这个时候听上去好像还是没有什么关系。”

 

“但如果这个男孩是变种人呢?”秦明拿出手机,里面是一个有些特殊的小男孩拿着手机自拍,还拍下了处理文件的秦明。

“当我扶起他的时候我发现他有一双尖耳朵,被我看见以后他马上就推开了我想要跑开。在那一刻我看见了他的命运。一,因为饥饿而运用了自己能力,从中获得了满足,从此滥用能力,最后被爱的人一刀捅进了心脏。或者,我收养了他,他学会了小心翼翼地使用自己的能力,最后回到了自己祖国和他的爱人一起去帮助其他的变种人。所以尽管当时我也只是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穷学生,我还是决定要收养他。”

“然后我找到了更多和他一样的孩子,为了他们我开始使用我的能力,投资一些有效益的事情。”

 

“于是我看见了更多,更多的死亡。”秦明说,“他们还太小了,林涛,而我改变不了什么,我无法从拳头或者子弹下救下全部的他们,而当我做出某一些决定的时候,我决定了另一些死亡。”

 

林涛沉默了一会儿,再开口时因为芝士而被黏住了的嗓子发出了嘶哑而黏腻的声音,他咳了咳说道:“所以你想要告诉我,你找到我完全是因为命运?”

 

“命运?怎么会是命运呢?”秦明不赞同地说,“这是选择。”

他一边说着一边回想着那些不断变得清晰而确定的未来。

“这不仅是我的选择,还是你的选择。生命就是不断的选择,当你做出的选择越多,你剩下的可能性也就越少;当然了,不是每一个选择都是那样重要,有的选项你做了可能还是一样的结局,更多的时候你做出的选择堆积起来选择了你和别人的未来。”

 

秦明记得在最早的时候,他看见了许多他和林涛的未来。有的未来里,林涛是他的好朋友,林涛结婚的时候,他站在他的身边给他递上了戒指;还有的未来里,林涛拒绝了他的邀请,他和林涛只见过几面。而在看见”林涛后的每一天里他都能看见许多的“未来”增加和消失。

 

“别忘记你为什么才会离开家乡来到这里,也别忘记你在平时做了什么;那才是我来到你面前的原因。”

林涛听见他的话,不由得愣了一下。

“如果不是你的报告扔在了我的面前我也不会找到你,如果不是你的‘小小举动’引起了我同事们的注意,你的报告也不会扔在我的面前。”

而就在他打开桌上文件的那一刻他看见林涛抓起他的手,把他的手从快餐店的桌子上拉下去。

 

秦明转过身来看着林涛,对他说:“林涛,在你意识到以前,你就已经做好了准备。而我,只不过是比你更早地了解到了你是谁。”

 

在林涛做出一个又一个选择的时候,他的未来早已被他自己决定。

 

“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和命运相关的话,那就是因为我知道我会遇见你,所以我坚持了下来;因为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在不断做出和我一样的选择,他像是太阳一样遥不可及,但是却又像太阳一样温暖,让我在寒冬里也有力量做出不后悔的选择。”

“我不是说我知道你会是什么样的人,而是说,因为我知道一些未来既定的事实,从而知道了你做出了什么选择,你已经是什么样的人。”

 

林涛尴尬地笑了笑,抓了抓头发对秦明说:“你这样夸我我真的不是很习惯,不知道还以为是你在给我告白。”

 

“实话告诉你,你以后也不会感到习惯。”秦明想了想,脑海里蹦出了林涛抱着他腰说“天啊老秦你刚刚说啥?我这辈子第一次被你夸啊!”的样子说,“告白的人也是你。”顺便一说,方式老土没有什么新意,其他平行世界的林涛都不会这么怂。

 

林涛被这个信息量搞得说不出话来,张大了嘴无力地吐出了几个字:“不是吧……”也不知道是对以后也不会习惯被秦明夸而变现透露出来的生活有多艰苦的既定事实感慨,还是对于自己以后居然和秦明告白了这样的事情的震惊。

 

“不只是告白。”秦明又抛下了一枚炸弹。

 

林涛看着秦明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凑到秦明面前说:“所以你这是在暗示我直接跳过告白的步骤,来一些激动人心的运动?”

 

秦明挑挑眉和他靠得更近了一些,在他耳边说道:“不告白就不能上床?你是中学生吗?”

 

林涛蹭得就缩了回去,嘴里一边还喊着:“这太快了太快了。”然后他就看见秦明毫不惊讶的表情,突然就意识到了秦明早就知道他会有这样的反应,嘟囔道:“你这简直就是在作弊。”

 

秦明只是挑挑眉毛没说话,但就两天的时间,林涛已经能看出他的一些表情了,比如说现在,林涛看出来他有些小小的得意了。

 

“那你能告诉我现在还有哪些‘既定事实’吗?”林涛最后放弃了一般地问道。

 

有很多,但有一些不能告诉你。秦明心想。

“你会和团队里的大家合作和睦。”秦明摸着下巴想着。

你会活很久很久,住在一个有花园的房子里。

林涛嘿嘿一笑说:“我性格好,我知道。”

秦明看了他一眼,目光不言而喻。

 

秦明皱着眉头说:“你这件夹克会被刮坏。”因为你不听我的话,硬要冲过来。

“啊啊我不听我不听。”林涛心痛得不能自已,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事情是他无法割舍的。

 

他的眼神里带了一丝笑意:“你会很喜欢很喜欢我刚才给你看得那个男孩。”你会拿了银蕨叶告诉他他是精灵*。但是你也会抓着他的衣领问他为什么要带走你。

林涛摸着下巴思考着:“他的确很可爱。”

 

秦明挑挑眉毛说:“你会对我说什么,我也会给你答案。”

林涛听到这个就不干了:“你这个说了和没说有什么区别啊?”

 

林涛问了他三个问题,他都回答了Yes。

 

还有一个问题是林涛对他说他不需要这样做。

他回答说的确,他不需要做,可是他可以做。

 

他在梦里,偶尔地,偶尔地可以看见其他宇宙,有的世界里他的父母并未相爱,他甚至都没有出生,有的世界里他们从未相遇,有的世界里比较幸运,他们成为了同事,他们各自遇见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有的他们相伴一生。

但那的确是很少很少的一部分。

人们每做出一个选择,就会分裂出一个平行宇宙,所以要多么不容易他们才能在一起,既然他能够拿着指南针,他为什么不用?

秦明认为自己是一个有些自私的人,所以他怎么会愿意放弃让自己幸福的机会?

 

以及,的确地,他是小小地作了一些弊。他其实可以不告诉林涛这些。

但是毕竟那个系列的戒指不等人。

虽然他也很期待林涛用火焰组成了一地玫瑰的场景,但是他还是觉得要一直戴的东西比较重要。

 

普罗米修斯头顶蓝天,脚踩在泥土之上,用木本茴香带了第一丝火光;他踩在草地上,用一枚硬币靠近了他的太阳。*

END

*

马修·福林德:最早的澳洲拓荒者。

写完了我发现我对快餐的执念要溢出来了。

精灵和银蕨叶:这个boy的设定是能感染周围人的心情和命令其他人(类似于银狐但是不用触碰到身体),大概就是塞壬吧哈哈哈,在查资料的时候看见有个说法是托老世界里塞壬有可能就是女王他们那支的后代,觉得很有趣就用了。银蕨是新西兰的国树,夜晚能反射月光。

原本是个虐梗,最后我放弃了,所以就没有什么用了这个能力!

最后:怕有妹子没有注意过,普罗米修斯是举着树枝等阿波罗驾车,然后在车轮上取到了火。

同样它原本也应该是虐梗的一部分!然后我放弃了……


其他及目录:红晓的杂货铺


评论(21)

热度(55)